1. 格時財經首頁
  2. 新聞
  3. 資訊

Bitfinex往事:10人神秘團隊年收入過億 屢遭危機 曾被中國“財團”看中

今日,有媒體報道稱自紐約總檢察長發布對Bitfinex訴訟以來,Bitfinex的用戶至少取出了3萬枚比特幣和100萬枚以太坊,總市值超過3.4億美元。

這個最初依靠10人小團隊發家的公司,又一次陷入了危機。

成立以來,Bitfinex從未拿過外部投資,卻每年創造上億元人民幣的盈利;1.4億美元被凍結,法幣通道受限,卻意外創造了市值20多億美元的USDT;被黑客盜走12萬枚比特幣,通過債權Token的方式化解危機,起死回生……

回顧Bitfinex的發展歷程可以發現,這家成立6年多的公司似乎總能逢凶化吉。

不過,面對當下的危機,Bitfinex還能安然度過嗎?

文丨門人

 

10人團隊,年收入過億,不拿外部投資

因為紐約總檢察辦公室(NYAG)的一紙文書,Bitfinex被推上風口浪尖。

從4月28日開始,Bitfinex的股東、DGroup創始人趙東就頻繁地在社交媒體上發布有關Bitfinex的內容,傳達獲得的最新消息、發表評論分析、回應網上的爭議和質疑。

在某種程度上,趙東似乎成了Bitfinex的亞洲區“代言人”。

趙東關注到Bitfinex是在2013年,當時的Bitfinex雖然剛剛起步但卻發展迅速。

“那個時候他們的入金渠道應該算是最暢通的,跟他們合作的是香港的滙豐銀行,我們做交易時發現使用他們很方便,而且他們的交易深度也非常好。”趙東告訴深鏈財經。

2013年年末,由於手裡的錢比較充裕,趙東打算投資Bitfinex。不過投資的好意被Bitfinex回絕了,Bitfinex表明了自己的原則:只要能賺錢,手裡不缺錢,就不會融資。

因而,除了2016年比特幣被盜不得已發行債轉股,Bitfinex從來沒有拿過任何外部投資人的錢。

如果說V神是以太坊的代表,趙長鵬是幣安的代表,你會發現Bitfinex缺乏這樣一個人物角色。

相比其他項目或公司,創始人經常出現在媒體報道、專訪或者行業會議中被大家所知,Bitfinex的創始人多少有些“隱形”,幾乎不在社交媒體上發表言論,也極少接受媒體採訪。

美國企業服務數據庫公司Crunchbase信息顯示,Bitfinex CEO Jean-Louis van der Velde出生於荷蘭,1985年-1989年在台灣讀大學,之後便留在了亞洲工作。

“自從抵達亞洲以來,他一直是許多IT公司的聯合創始人,從硬件設計和開發到軟件,並通過他的業務(嵌入式系統、視頻流)成為許多關鍵技術早期開發的中心。在互聯網時代,他經常在開源技術技術會議上發表演講,是當時最先進的嵌入式Linux公司之一的聯合創始人。他曾在IT、分銷、製造等多家大型私營和公共公司擔任高級管理職位,並擔任中國汽車集團和香港風險投資公司的執行董事。”

不過在網絡上搜索Jean的名字,卻難以獲得更多的信息。

也許是因為太好奇,以致於在2017年有人發了一篇名為《尋找Jean-Louis van der Velde》的文章,試圖揭開這家曾經是全球最大的比特幣交易所的掌舵者“面具”。

雖然網上並沒有關於Jean如何接觸到加密貨幣並投身其中的信息,但就在2012年,iFinex&Bitfinex在香港中環註冊成立。

因為最近要發售平台幣,iFinex(Bitfinex和Tether的母公司)的團隊成員以及盈利情況得以披露。

目前iFinex成員一共100人,開發人員25人。2017年毛利潤達3.3億美元,凈利潤達3.2億美元,2018年毛利潤達4.1億美元,凈利潤達4億美元。

100人的團隊創造出這樣的收益,就連火幣集團創始人李林看到都忍不住感嘆“有了新目標”。

“我2015年就看過他們的財報,每年幾千萬美元收入,大概兩、三千萬美元的利潤,那個時候團隊還不到10個人。”

趙東告訴深鏈財經,Bitfinex的團隊非常精簡,從2012年成立到2017年之前,這個團隊一直是10個人左右,到2017年市場回暖後才擴張到60個人左右。

“從他們的財務報表上可以看出來,他們財務控制得非常好,不亂花錢。我在東京、倫敦見過他們的人,儘管他們賺錢很多,但花費上十分節約,住酒店、出行等各方面都是如此,都不是大手大腳、奢侈消費的人,非常低調。”

 

麻煩纏身的三年

雖然Bitfinex人員精簡強幹,營收可觀,但卻屢遭麻煩和危機,最嚴重時差點被收購。

由於加密貨幣的特殊性,加密貨幣交易平台在合法合規上一直存在問題,因而也會在銀行合作和監管上遭遇種種麻煩。

一直以來Bitfinex都是跟香港滙豐銀行合作,之後滙豐銀行與其停止了合作,Bitfinex開始與台灣的銀行合作,“當時台灣的銀行對Bitfinex還是相當友好”。

“但是使用美元就不免受到美國清算行的監管,美國清算行對於Bitfinex並不友善,這直接導致2014年7月份Bitfinex在台灣的1.4億美元資金被富國銀行凍結,無法出入。”趙東告訴深鏈財經。

最近紐約州的訴訟文件里談到“Bitfinex與銀行失敗的關係”,提及了2017年4月Bitfinex的運營公司iFinex對富國銀行停止美元匯出的行為提起訴訟的事宜。

在趙東看來,iFinex的這次訴訟與之前Bitfinex資金被凍結不無關係。

2014年9月,Bitfinex高管在英屬維爾京群島設立了Tether ,雖然Bitfinex和Tether的團隊構成相同,但對外卻是兩個完全獨立的公司,這也在之後讓大家對於這兩家公司撲朔迷離的關係倍加關注。

2015年2月份Tether推出了USDT這一1:1錨定美元的穩定幣,Bitfinex宣布支持USDT交易,隨後交易所Poloniex也宣布支持。

“USDT實際上就是為了解決Bitfinex法幣通道被限制的問題而推出的。”趙東告訴深鏈財經。

USDT剛剛推出的時候發行量非常小,只有幾十萬美元,但就在各個交易所法幣通道都遇到問題的時候,USDT的開始越來越被廣泛使用,發行量也隨之逐漸增加,很快就成了加密貨幣行業的通用工具,變身數字貨幣和法幣之間的橋樑。

事實上可能就連Bitfinex都沒有想到,為了應對危機而推出USDT會成為加密貨幣世界裡市值20多億美元的經濟體,並在之後引發一系列爭議。

在2014年資金被凍結、法幣通道限制的危機逐步解除之後,2015年Bitfinex又遭遇兩樁麻煩事。

2015年5月份,Bitfinex熱錢包私鑰被黑,1500多枚比特幣被盜,Bitfinex稱雖然99.5%的資金被存放在安全的多重簽名錢包,但熱錢包中仍舊有0.5%的比特幣,之後Bitfinex表示將承擔損失。

2016年6月,美國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CFTC對Bitfinex處以7.5萬美元罰款,理由是其以比特幣和其他加密貨幣的形式提供零售商品交易的非法場外交易融資,並沒有按照《商品交易法》的要求登記成為期貨傭金商。

 

12萬枚比特幣被盜,差點被中國機構收購

如果說此前的麻煩和危機還在Bitfinex能力控制範圍內的話,2016年,他們則迎來了自成立以來最危險的時刻。

2016年8月,Bitfinex被黑客入侵,12萬枚比特幣被盜,按照當時的市價,這些被盜的比特幣價值7000萬美元。

此前的2014年,加密貨幣領域也曾發生過一起嚴重的黑客盜幣事件,交易所Mt.Gox的65萬枚比特幣被盜,這直接導致了Mt.Gox的倒閉。

因此,在當時的很多人看來Bitfinex也有倒閉的危險。

由於擔心Bitfinex成為第二個Mt.Gox,趙東帶領國內的1000多個Bitfinex用戶組建了維權群。

“我當時代表國內的用戶跟Bitfinex對話,Bitfinex的老闆上來第一句話說,我們第一個原則就是不能做第二個Mt.Gox,我們也不會破產清算,也不會跑路,除此之外,任何的方案都是開放的。”

趙東後來有計算過,Bitfinex當時的利潤並不足以覆蓋黑客盜幣所帶來的損失。

“當時還有一家國內的機構想以2億美元的價格收購Bitfinex,不過他們動作太慢,Bitfinex在被收購之前就想好了解決問題的對策。”

為了解決這次危機,Bitfinex推出了一個債的方案,即在所有人的賬戶里按比例減掉了35%的資金,換成了債的Token(因為當時Bitfinex上用戶的資產價值是2億美元,35%的比例剛好是7000萬美元)。用戶持有1個債的Token就相當於Bitfinex欠用戶1美元,且Token是可以流通交易的。

為了減輕債務的壓力,Bitfinex還鼓勵一部分人債權人將債務轉成股份,也就是在這個時候趙東等一部分人通過“債轉股”成為了“從來不接受外部投資”的Bitfinex的股東。

債權Token的方案在當時引發了劇烈的爭議,很多人指責Bitfinex是強盜邏輯:為什麼你被黑客攻擊了,損失卻要讓我們平攤?

不過,在爭議聲中,通過債權Token以及債轉股的方式,Bitfinex逐漸恢復元氣,從2016的第四季度開始到2017年第一季度結束,六個月的時間,Bitfinex還清了所有的債務並扭虧為盈。

作為Bitfinex的股東,趙東告訴深鏈財經,2017年的第二個季度他們就開始享受分紅,每股分了0.1美元,2017年第三季度每股分了0.3美元,第四季度每股分了1美元。

“非常有意思,我建的那個維權群最後變成了精英群,Bitfinex解決得非常完美,因為群裡面沒有受害者,而Mt.Gox的那些人到現在都拿不回自己的錢。”

通過推出USDT解決了法幣通道的問題,通過發行債權Token解決黑客盜幣危機,Bitfinex兩次轉危為安。

在趙東看來,過往的真實經歷驗證了Bitfinex是一個負責任且聰明的團隊。

不過兩次危機雖然解除,Bitfinex的風評卻逐漸走向下坡路,並陷入各種輿論漩渦中。

在經歷了黑客的大小攻擊後,用戶對Bitfinex的安全風控產生質疑,甚至有人調侃Bitfinex為Bugfinex;在USDT體量越來越大之後,Tether的透明度問題越來越引起關注,發行的USDT是否有充足美元儲蓄?是否濫發了USDT?

另外,有分析人士稱USDT的增發與比特幣的漲跌存在關聯,因此“Bitfinex坐莊操縱了比特幣市場”之類的說法沸沸揚揚……

 

爭議纏身的Bitfinex會垮嗎?

一波未平,又起一波。

在遭遇了資金凍結、法幣渠道受限、黑客盜幣以及監管罰款之後,Bitfinex又面臨了“8.5億美元被凍結”和紐約總檢察辦公室訴訟的危機。

雖然在“損失8.5億美元”的消息傳出後,Bitfinex第一時間回應並據理力爭,但不可否認的是,紐約州總檢察辦公室的一紙文書已經打開了潘多拉魔盒,對於一直飽受爭議的Bitfinex和Tether而言,這次面臨的危機顯然要嚴峻很多。

在趙東看來,這大概率是利益衝突方在背後搗鬼,更像是黑社會行徑。

“Crypto Capital是Bitfinex的支付處理商,資金是在Crypto Capital那裡被凍結了。整個全過程美國人是知情的。今年2月份時候,Bitfinex和Tether就已經向美國監管機構告知要這麼做——Tether給Bitfinex授信,Bitfinex從Tether借入資金。”

為什麼Tether和Bitfinex向紐約監管機構告知這件事的時候,紐約監管機構不阻止他們。而是在Tether這麼做了以後,USDT的發行量創造歷史新高之後,他們才開始監管?

這是讓趙東心存懷疑的地方。

另外,在趙東看來,美國監管部門對同樣的機構執行着兩套不同的標準:註冊於紐約的Circle發行的USDC就可以是部分準備金,但為什麼卻對Tether就要求必須是全部準備金呢?

“Bitfinex遭遇的危機本質上是新世界與舊世界的衝突,根本動因是利益,這是華爾街背後的利益訴求推動,Tether目前是老大,扳倒Tether會有很多受益者。”

針對8.5億美元被凍結,Bitfinex的解決方式是發平台幣LEO募資。這在某種程度上像極了2016年被黑客盜幣之後的解決方法。

對於Bitfinex的平台幣LEO,有些用戶並不買單,“別的平台發行平台幣融資是為了開展新的項目,以後用公司盈利回購,而Bitfinex發行的平台幣卻是為了還債,這跟幣安或者火幣的平台幣是一個性質嗎?”

在趙東看來,Bitfinex發平台幣募資並不僅是目前狀況導致的,這最多是導火索,“實質上據我了解和觀察他們從業務通盤考慮這個事情已經很久了”。

在Bitfinex這個名字里,finex與Phoenix(不死鳥)諧音,事實上在遇到種種麻煩和危機後,Bitfinex總能逢凶化吉,像不死鳥一樣活下來。

不過,這次Bitfinex還能一如既往的延續好運嗎?

本文來自深鏈Deepchain ,本文觀點不代表格時財經立場,轉載請聯繫原作者。

免責聲明:作為區塊鏈信息平台,本站所提供的資訊信息不代表任何投資暗示。鑒於中國尚未出台數字資產相關政策及法規,請中國大陸用戶謹慎進行數字貨幣投資。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註

聯繫我們

郵件:dgwindow@qq.com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