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格時財經首頁
  2. 新聞
  3. 資訊

深圳試點數字貨幣 是國家發展現代產業體系的一盤大棋

《意見》提出,支持在深圳開展數字貨幣研究與移動支付的創新應用。

8月18日,新華社受權發布《中共中央 國務院關於支持深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的意見》(下稱《意見》)。《意見》提出,支持在深圳開展數字貨幣研究與移動支付的創新應用。

這是中央第一次明確深圳在數字貨幣創新研究中的地位。從1979年至今,深圳從小漁村到經濟特區,再到粵港澳大灣區一員,如今成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其每一輪發展,均由多項主要着力點共同推進。此次數字貨幣研究及移動支付的創新應用也被納入本輪發展的規劃之中,成為深圳新階段發展的目標與動能。

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梳理上半年20城金融業GDP數據發現:上半年金融業增加值規模、金融業增加值佔GDP的比重兩項指標,深圳均位於第三位,僅次於京滬兩地。

深圳2018年GDP更是突破2.4萬億元,全國排名第三,並高出香港221億元左右,成為粵港澳大灣區城市經濟總量第一的城市。

從近年深圳的發展形勢來看,不難理解“先行示範區”為什麼是這座城。

可若要真正理解深圳與數字貨幣的結合點,還要回歸到《意見》提出的整體發展戰略中。

數字貨幣研究歸於現代產業體系 並立於其中

支持深圳開展數字貨幣研究與移動支付創新應用的意見,歸屬於“加快構建現代產業體系”的發展目標之下。

深圳試點數字貨幣 是國家發展現代產業體系的一盤大棋

(《意見》部分內容)

除此之外,從國務院發布的《意見》可知,這一發展目標還包含幾個重要的組成部分:發展戰略性新興產業;開展市場准入和監管體制機制改革試點;提高金融服務實體經濟能力;促進與港澳金融市場互聯互通和金融(基金)產品互認;推進人民幣國際化等。

深圳試點數字貨幣 是國家發展現代產業體系的一盤大棋

(製圖:互鏈脈搏

《意見》首先指出的是,要發展戰略性新興產業,並將落點落在未來通信高端器件、高性能醫療器械等製造業,也就是一定程度上推進實體經濟的發展。互鏈脈搏觀察《深圳市2018年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統計公報》數據,在現代產業中,服務業增加值第一;先進制造業增加值6564.83億元,增長12.0%,位列第二。該領域的產業發展較為領先,自然也就處於較為重要的規劃地位。

其次是監管,“開展市場准入和監管體制機制試點,建立更具彈性的審慎包容監管制度”,均是對現代產業體系的監管形式提出進一步的要求。而今年,在該體系之下的區塊鏈領域也恰在施行市場准入與監管機制,網信辦於2月份開始施行《區塊鏈信息服務管理規定》,要求提供區塊鏈信息服務的企業備案。互鏈脈搏統計,在第一批公布的197個備案的區塊鏈信息服務主體中,有37家企業是深圳的,數量僅次於北京,位列第二。

其後《意見》還提出,積極發展智能經濟、健康產業等新產業新業態,打造數字經濟創新發展試驗區。其中,智能經濟是以智能機和信息網絡為基礎、平台和工具的智慧經濟,具體而言包括區塊鏈、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技術。

除此之外,《意見》還表示要提高金融服務實體經濟能力,研究完善創業板發行上市、再融資和併購重組制度,創造條件推動註冊制改革;促進與港澳金融市場互聯互通和金融(基金)產品互認。

上述幾個組成部分,包含了實體經濟、監管、資本、科技創新、人民幣國際化等多個方面。而數字貨幣研究與移動支付的創新應用,正是與以上幾項同處於重要發展位置。

不僅如此,它還與之相互關聯:數字貨幣研究的目的是服務實體經濟,推動戰略新興產業發展,創新支付體系;過程中則需市場監管機制的配合,正如上文中所述的區塊鏈信息備案;此外數字貨幣的發展將會推動人民幣的國際化,以及跨境金融的發展。幾方面相互交錯、相互配合,共同構成並推動深圳現代產業體系的發展。

招行、平安或成深圳數字貨幣關鍵節點

在與現代產業體系其他構成部分的相互配合之下,深圳所研數字貨幣未來的發展模式也備受關注。

其實早在2016年12月,首屆“中國深圳FinTech (金融科技) 峰會”上,深圳市便宣布成立全國首個Fintech數字貨幣聯盟及研究院。這是繼央行宣布成立數字貨幣研究所之後,國內首個地方城市從國家金融創新開放、推進人民幣國際化等戰略高度,發起成立的金融科技聯盟和研究院。深圳對數字貨幣的研究可謂是有着先發優勢。

互鏈脈搏觀察,提出在深圳開展數字貨幣研究與移動支付等創新應用的《意見》是國務院於8月9號正式發布;而就在發布後的次日,中國人民銀行支付結算司副司長穆長春在金融四十人論壇上,介紹了央行法定數字貨幣的實踐。

作為國家數字貨幣的試點項目,深圳在此前的基礎上進一步開展數字貨幣相關研究,應是與央行數字貨幣遵循同樣的架構。互鏈脈搏曾統計央行多位前、現任領導的言論及著述,勾勒央行數字貨幣的輪廓。

央行數字貨幣是對M0的替代,是現金一定程度上的替代,主要的應用場景為零售場景。深圳對於數字貨幣的研究同樣如此,但就目前而言,將數字貨幣應用於零售領域尚早,當前首要的應用方向或是跨境支付領域。畢竟Facebook的Libra已開始強勢進軍跨境支付領域,而人民幣的國際化也恰需跨境支付這一窗口。

同時,央行數字貨幣採用雙層運營體系,“中央銀行-商業銀行(代理投放的商業機構)”的模式。深圳若以此模式開展數字貨幣的研究活動,或將給符合條件的商業銀行帶來全面升維式的發展支持。而深圳本土銀行機構中,有國有資本參與的、具備相應技術實力的是國企招商銀行,以及國有參股企業平安銀行。

互鏈脈搏觀察,招商銀行在2017年時便率先實現了區塊鏈跨境支付業務。並曾在2018年年報中提及區塊鏈相關業務的發展:開展供應鏈創新與應用試點,參與由央行牽頭搭建的粵港澳大灣區貿易金融區塊鏈平台建設,落地同業首筆多級應收賬款轉讓融資業務;攜手建築產業龍頭企業搭建了基於區塊鏈的產業互聯網協作平台。

平安銀行也在2019年半年度報告中,多次提及發展區塊鏈等領域,並指出,要不斷豐富區塊鏈應用場景,為供應鏈金融、電子政務、扶貧等業務領域提供區塊鏈解決方案。不僅如此,平安銀行還背靠平安集團強大的技術實力,互鏈脈搏統計,截至7月份,平安自研的區塊鏈技術平台平安壹賬鏈FiMAX已有7項應用落地,僅次於螞蟻區塊鏈、迅雷鏈。

因而,在“對M0替代、雙層運營體系”的模式下,跨境支付或是深圳發展數字貨幣的主要落地領域;招商銀行及平安銀行最有可能成為深圳試點數字貨幣的關鍵節點。

數字貨幣研究發力於:人民幣國際化及跨境金融

隨着國家與深圳政府的不斷推進,若數字貨幣試點真正落地,首先推動的將是跨境金融的發展,進而帶動人民幣國際化的進程。

互鏈脈搏觀察目前深圳跨境金融的情況,據《深圳市2018年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統計公報》數據,深圳2018年全年貨物進出口總額29983.74億元,比上年增長7.0%。其中出口總額16274.69億元,下降1.6%;進口總額13709.05億元,增長19.4%。出口總額連續二十六年居內地大中城市首位。

不僅如此,深圳承載跨境金融的主體也十分優秀。據《2017年中國對外貿易500強企業排名》顯示,若按進出口總額對國內各企業進行排序,深圳有3家公司位列前50名。深圳富士康公司排名第4位,深圳華為公司排名第6位,深圳中興公司排名26位。

深圳試點數字貨幣 是國家發展現代產業體系的一盤大棋

(2017年中國對外貿易500強企業排名)

作為出口大城、且擁有進出口強企的深圳,同時還具備領先科技城市、擁有領先科技企業的特性。深圳發展數字貨幣以及區塊鏈領域對跨境金融的推動力可以預見。

有先例可鑒,在2018年4月時,廈門海關成功參與了中化能源科技有限公司針對一船從中國泉州到新加坡的汽油出口業務中區塊鏈應用的出口交易試點,這是全球第一次包含大宗商品交易過程中的所有關鍵參與主體的區塊鏈應用項目。2019年1月時,廈門海關更是積極探索應用區塊鏈技術對進口原油進行監管。

而當跨境金融進一步發展,人民幣國際化自然得到推動。

可以試想,當《意見》的相關提議逐步在深圳落地,不論是現代產業體系的整體概念,還是其中數字貨幣及跨境支付,都會對國家未來發展相關領域有一定借鑒意義。

本文來自互鏈脈搏,經授權後發布,本文觀點不代表格時財經立場,轉載請聯繫原作者。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註

聯繫我們

微信:8467915

郵件:8467915@qq.com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