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格時財經首頁
  2. 新聞
  3. 資訊

一個幣圈女人的驚魂30分

“你永遠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一個先來。”8月29日深夜,勞累一天的人們都已沉沉睡去,突然,從窗外傳來一陣女人的哭聲,嗚嗚咽咽的,甚是凄涼。

我扒開窗戶,探出頭向外張望,似乎這慘凄凄的哭聲就來自樓下。

第二天樓梯口,偶遇一位身形纖細、長發飄飄的女人,她一手提溜着一袋水果,一手拿着手機,屏幕停留在某交易所APP行情頁面。而就在她進電梯轉身的一剎那,蒼白的臉色、紅腫的雙眼似乎說明了一切。

想來,昨夜的哭泣聲應該與她有關。

故事的主人公叫楊麗,在幣圈籍籍無名,快要奔四的她雖然素麵朝天,但依然能看出其精緻的五官。

事出當晚,在現貨和期貨之間倒騰的她,恰逢BTC劇烈波動,不幸“中槍”。CoinMarketCap數據顯示,BTC在8月29日2:04至2:34的半小時內,插了一根“天地針”,價格從10269美元暴跌至9786美元。

一個幣圈女人的驚魂30分

BTC價格走勢圖。數據來源:CoinMarketCap

“到底發生了什麼?”就在楊麗敷面膜打了個盹的功夫,情勢急轉直下,“天地大變”。頓時,她的胸口有如萬箭穿心,彷彿整個世界轟然倒塌,“哇”的一聲哭了起來。

分析師看來,這一輪暴跌中許多指標都是失準的。果然,BTC行情專治各種不服。

躋身於幣市,如楊麗這般的尋常女人,或盲從、或無奈、或沉淪,一邊割着自己的“心頭肉”,一邊做着“炒幣即事業”的夢,每天都過的戰戰兢兢。

生存即是唯一目標

擊潰一個女人到底有多容易?

逝去的青春、慘淡的事業、破碎的家庭……都有可能將一個女人推入深淵。然而,當所有的壓力和困難襲來,生存就是唯一要做的事。

9月1日下午,我們相約在一家小咖啡館。

剛坐下沒一會兒,一個高挑纖細的身影便走了進來,她穿着一件白色T恤,下身着一條黑色短裙,一頭長髮隨意地披散在肩頭,看起來有些凌亂卻又不失美感。

這位名叫楊麗的女人稱,她不能承受的生活之重來自“命運”。“成功者都願意把自己的經歷拿出來熬成雞湯,但大部分人即使足夠努力,也註定要孤獨地忍受生命的低潮。”她緊緊地咬着嘴唇,神情沮喪。

看着她萎靡不振的樣子,我心裡也很不是滋味。

聊起自己的工作經歷,她戲稱,自己曾是五線城市(小縣城)的一名普通創業者,與風口行業不同,她開了一家實體服裝店。頭幾年,由於客流量較多,收銀台還時常出現排隊現象;後來幾年,當地人紛紛外出打工,小店門可羅雀,迫不得已關門了。

“沒了穩定的收入,家庭接着出了問題。”她說,“老公交了幾個酒鬼朋友,成天喝的爛醉如泥,也不督促小孩學習,成績一落千丈。”

“既舍不下孩子,又管不住老公。”對楊麗來說,從一個高傲的女人到對老公唯唯諾諾,人生境遇的落差之大讓她幾近絕望。

2018年初,她做出了一個重大的決定——“離婚”。然後,她把小孩交給父母,隻身來到北京打工。

幸運的是,在北京就業機會多,找工作容易多了。2018年3月,她和許多人一樣,被捲入區塊公司,也曾對未來充滿了無限期待。

“區塊鏈是屬於我們大家的機會。”她當時堅信,區塊鏈在某種程度上能實現公平和自由。

聽她說,最開始工作非常積極,通常忙到晚上八九點鐘才收拾回家,後來創始團隊在公司群里發了一句“對不起”,就再也聯繫不到了。

之後的幾天,楊麗與幾位同事四處找他們,但終究一無所獲,最後不了了之。

到年底,她又被迫換了兩份工作,白天忙的像陀螺,只有夜深人靜的時候,才會悲從中來,眼淚忍不住往下掉。

回望近兩年來的經歷,一切都是那麼不如意。“活不起,又不能死,我的人生何其不幸。”她自嘲道。

拚命是因為“輸不起”

即便如此,在楊麗的身上,我仍看到了一股女人身上的“倔犟”勁兒。

“現在我什麼都沒有,只能押上一切‘賭’一把。”她告訴核財經APP說,“在北京的一年多時間裡,雖然工作起色不大,但在幣圈結識了幾個好姐妹,既增長了見識,又能一起屯幣賺錢,這個狀態並不壞。”

看得出來,她的內心非常脆弱,卻很容易滿足。

2018年下半年開始,幣市入熊,不少人在不斷“抄底”中血本無歸,整個行業充斥着維權、裁員和倒閉潮。

幸運的是,楊麗在一位幣圈分析師朋友的帶領下,頻繁做短線,多次套取成功。

在她的認知里,炒幣雖然像極了“賭”,但有了朋友的精準預判,十有七八是安全的。所謂“小賭怡情”,失之無憂,得之幸喜。

每當此時,她們姐妹四人的微型“幣圈小姐姐群”就變成了歡樂的海洋。“大家在群里亂喊亂叫,撒歡似的下紅包雨。”楊麗說著,臉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據了解,她們的“幣圈小姐姐群”里,除了一位有經驗的分析師外,其餘三位都是小散。而這個群能組建起來,還受益於先前那個跑路項目。說白了,都是踩過區塊鏈公司坑的姐妹。

日積月累下來,楊麗攢下的這些蠅頭小利也變得頗為可觀。

“幣市得意,職場失意。”愜意的曬單與獲利後的喜悅總是短暫的,但楊麗的工作一直不太順心,除了拚命的加班,還少不了同事的排擠。

“身累,心更累。”她說。

冷靜的思考後,楊麗想從根源上做出改變。因為,憑上班賺錢,雖然是最靠譜的路,但來得太慢,更沒有安全感。

於是,自2019年4月起,她一邊幫分析師朋友打理一些雜事,掙一份托底的錢,一邊在其朋友的幫助下做起了“炒幣”的營生。

所不同的是,這個女人的“野心”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遠大。相反,她始終是平靜且溫和的,置於充斥着暴富夢的幣圈,她的“夢想”並不誇張。只是,在浮躁的幣圈中,多了一個不甘於平庸,又渴望向上一搏的人。

她認為,炒幣很重要的一點,千萬別本末倒置。

“從幣圈人的眼光來看,千萬不要把某個項目的什麼共識、什麼架構、多少TPS當成決策性依據,除了比特幣,我認為主要看項目方是否會拉盤以及放出消息的真實意圖。”楊麗表示,既然做着炒幣的事,就不要研究技術。

區塊鏈之殤,大抵如此。

慢慢的,嘗到了甜頭的她,遏制不住內心的寂寥,在現貨和期貨中的倒騰變得頻繁起來。8月29日凌晨,敷好面膜的她,在一陣困意中小憩了片刻,意外就此發生:BTC期貨爆倉,折損1.42個BTC。

“折騰了一年多的積蓄,瞬間就沒了。”經此一役,楊麗入幣圈後的大半心血付之東流。

我覺得自己要完蛋了

人生不如意,怕什麼來什麼。

早在8月22日,楊麗就得知了媽媽病重住院的消息,老爸一邊跑醫院照顧病人,一邊還要接孩子上下學。

“24日趕回縣醫院看媽媽,老爸訓斥我不該回來。”楊麗說,“我在病房假裝淡定,藉著去洗手間,躲在廁所里擦眼淚,覺得自己太沒用了。”

屋漏偏逢連夜雨,用錢之際遭爆倉浩劫,難怪那個夜晚她哭的如此傷心。她表示,想不開的時候,曾覺得自己要完蛋了。

“卧病在床的媽媽、無法看管的孩子、窮困潦倒的離婚女人,這便是我慘淡的生活。”楊麗面露難色。

在此“至暗時刻”,她曾沒有了活下去的信念。但是,她清醒地意識到,自己必須活着,必須賺錢養家。

楊麗告訴核財經APP,從9月2日起,她每天晚上還多了一份兼職。“雖然辛苦,但我所能做的,就是堅持下去。”她說。

她認為,按BTC減半周期規律,下一波牛市或許離我們已經不遠了。

“2012年和2016年是兩個BTC減產的年份,2013年和2017年是歷史上兩次牛市年份。而下一次減產是2020年5月左右,按此推算,或許一年後就將迎來‘大牛’。”楊麗表示,她要控制住自己頻繁交易的衝動,堅持到下一個牛市到來。

在她看來,今年以來是BTC的單邊行情。非小號數據顯示,截止9月2日7時,BTC今年來漲跌幅為161.28%。其它主流幣則持續低迷。比如,ETH今年來漲跌幅僅為28.55%;EOS今年來也只上漲了27.64%。這在今年上半年IEO項目面前,顯得太差強人意了。

本文來自核財經,經授權後發布,本文觀點不代表格時財經立場,轉載請聯繫原作者。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註

聯繫我們

微信:8467915

郵件:8467915@qq.com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