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格時財經首頁
  2. 新聞
  3. 資訊

跑路、清退or出海?這道留給交易所的題太難

跑路、清退or出海?這道留給交易所的題太難

市場轉冷,交易所從曾經眾人艷羨的生意變成了燙手山芋。

9 月開始,一些沒有風控能力、此前就拆東牆、補西牆,埋下嚴重暴雷風險的小交易所相繼宣布關停或直接跑路,如 GGBTC、匯幣網等。

10 月,監管趨嚴,又一大批交易所倒閉。有業內人士期望道“傳銷幣、野雞交易所都‘死’了,行情才能起得來。”

部分交易所為規避風險,主動清退用戶資產、下架傳銷幣、註銷國內主體亦或屏蔽中國 IP。令人聯想起此前紛紛“自我凈化”的 P2P 公司。

不過,律師指出,上述行為雖可一定程度上避免集資詐騙的風險,但並不能保證全部免責。

市場冷透、無以為繼,不跑路該如何“良性退出”?這是交易所正在面對的致命一問。

本文,Odaily星球日報將細數交易所離場姿勢,並聯合中國銀行法學研究會理事、北京大成律師事務所執業律師肖颯,全面呈現不同交易所行為可能承擔的法律風險。

Odaily星球日報也在此提示廣大投資者警惕騙局,儘早從高風險資產中離場。

良性清退VS花式跑路,“我捲走你的錢去理財了”?

12 月 25 日,一家名為 Bitgogo 的交易所為聖誕節增加了一抹“詼諧”。

當日下午,Bitgogo 交易所發布公告稱暫將部分用戶數字資產(包含 BTC、ETH、EOS、LTC、BCH、BSV、ETC 以及 USDT)按照年化 20% 收益進行凍結理財,180 天理財到期交易所會解鎖凍結資產並兌付理財收益。

跑路、清退or出海?這道留給交易所的題太難這則“強制理財”的公告,引發了人們對於交易所資金狀況的擔憂。近兩年,不少 P2P 公司就曾因資金鏈斷裂出現兌付危機,最終暴雷關停。投資者們擔心交易所也會重蹈覆轍。

這種擔憂並非空穴來風。BitUniverse 聯合 PeckShield 派盾在追蹤 Bitgogo 交易所的資產情況時發現,該交易所錢包資產從今年 9 月最高 35 萬美元,縮減為現在賬上資產不到 2 萬美元。

截止發稿前, Bitgogo 已刪除了此條公告。雖然網站尚未停運,但種種跡象表明其正經歷資金兌付問題。

Bitgogo 並非個例。包括 GGBTC、Btbull、TRSU 、牛頓、IDAX 等在內的多家交易平台,同樣被曝存在提幣困難等問題。

“進去了,出不來,GGBTC 與 Bitgogo 都是屬貔貅的。“投資者揶揄道。

也有不少投資者將這類情況稱為“軟跑路”,即讓投資者心存希望,但資金確實被捲走了。

Odaily星球日報查詢發現,自今年 9 月至今,已有超過 20 家交易所遭遇提幣困難、破產倒閉或者直接跑路。

直接跑路者,如 ALLCOIN、Shuobi.com、Ctcoin 等,並未公布任何公告,因用戶無法交易提幣且客服失聯,被宣告正式死亡。

另外一些相對“講究”的交易所,則光明正大地宣布關閉,並對用戶資產進行限時清退:

  • 9 月 29 日,匯幣網 HB.top 發布公告稱,停止所有幣種充值,用戶須在 20 天內完成提幣;
  • 10 月 1 日,Kikcoin 宣布因資金鏈斷裂,並讓用戶在 11 月 3 日停服倒閉前完成提幣;

12 月 24 日,Biger 交易所宣布有序進行良性退出,平台將於 12 月 27 日停止數字貨幣交易和提幣服務

……

就在一眾交易所忙着跑路、“良性清退”之際,還有一些交易平台正“出走海外”。典型的操作便是:註銷國內實體、屏蔽中國 IP 交易。

企查查數據顯示,2019 年 11 月 26 日,CoinTiger 交易所的公司主體,成都太一科技有限公司因決議解散擬向公司登記機關申請註銷登記。而後,CoinTiger 回應稱,其註冊地在新加坡,註銷國內主體僅為響應中國大陸地區監管政策而進行的正常操作。

跑路、清退or出海?這道留給交易所的題太難另外,Odaily星球日報查詢發現,目前包括抹茶、Btuex、IDAX、GGBTC、QBTC 等在內的多家交易平台,紛紛發布公告,宣布停止對中國大陸用戶提供服務,並下線部分此前頗具爭議的傳銷幣。

幣圈的寒冬,從交易所的動向可見一斑。對於時勢,交易所的選擇不同,也決定了各自未來的命運。

交易所清退就安全了嗎?

無論是主動清退資產,亦或尋求出海,交易所的根本目的還是希望規避法律風險。不過,事情不像他們想得那麼簡單。

中國銀行法學研究會理事、北京大成律師事務所執業律師肖颯,站在法律從業者的角度向Odaily星球日報分析了不同的交易所行為可能承擔的法律風險。

  • 對於直接跑路型交易所,肖颯表示其既需要承擔民事法律責任,包括對被害人或被侵權人的賠償責任,也需要承擔刑事法律責任。

“跑路的交易所在刑事層面,涉嫌金融詐騙,如存在以非法佔有為目的,使用欺詐方法非法集資的,將涉嫌集資詐騙罪。‘跑路’行為本身的即表明‘以非法佔有為目的’,也即,該類行為的法律風險較大。被害人可在條件允許時,提起刑事附帶民事訴訟或者另行提起民事訴訟索要相關賠償。”肖颯解釋說。

Odaily星球日報提醒廣大讀者,如果發生此類事件,建議投資者直接向所在地儘快報警,按照警方要求提交相關材料。越早報警,挽回損失的可能性越大。

  • 對於強佔用戶資產進行“理財”或者凍結提幣的,肖颯表示:“在合法的交易所交易過程中,用戶與交易所基礎的法律關係為合同關係,強制凍結用戶資產的,交易所改變用戶資金用途或者有其他違背合同約定行為的,用戶有權提起訴訟。”
  • 對於主動清退用戶資產的交易所,肖颯認為,在法律層面,一定程度上可避免集資詐騙的風險,但並不能保證全部免責。

她解釋說:“《區塊鏈信息服務管理規定》規定,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從事區塊鏈信息服務,應當履行備案手續。也即中國境內交易所模式已被禁止。境內經營的交易所,涉嫌非法經營,在交易中,存在吸收公眾資金行為的,還將涉嫌非法集資。”

  • 而對於註銷國內主體且宣布不再為中國用戶服務的交易所,肖颯表示同樣並不意味着完全可以免責。

“我國刑法的管轄原則堅持屬人管轄原則、屬地管轄原則以及保護管轄原則。其中,屬地管轄權是指,凡在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域內犯罪的,除法律有特別規定的以外,都適用本法。犯罪的行為或者結果有一項發生在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域內的,就認為是在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域內犯罪。屬人管轄原則指出,‘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在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域外犯本法規定之罪的,適用本法,但是按本法規定的最高刑為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的,可以不予追究’。也即中國領域外繼續從事違法經營行為或者犯罪行為的結果發生在我國的,行為人還要將受我國法律評價。“肖颯解釋說。

簡單而言,在中國境內實際上進行了交易所運營宣傳的,或者中國人在國外從事交易所運營的,都不能完全免則。

交易所“扎堆倒閉”敗局早定

交易所的第一波“超生”浪潮,始於 2018 年年中的“千所大戰”。

彼時,Fcoin 推出“交易即挖礦”,一躍成為交易量全球第一的交易所,讓不少人眼紅不已。一夜之間,湧現出上百家交易平台,紛紛效仿 Fcoin。

然而,隨着市場轉冷,尤其是去年 12 月比特幣跌至 3000 多美元,90% 以上的交易所宣告死亡。筆者加過好友的不少交易所人士,再翻看早已紛紛轉行。

今年,隨着比特幣價格復蘇,最高直逼 1.4 萬美元,IEO和模式幣等新玩法的出現,交易所又一次集中湧現。

這背後自然少不了技術提供商的“幫助”。他們收費不等,從幾十萬到上百萬,均宣稱可以在極短的時間內(從幾天到一周)幫助用戶搭建好交易所系統。

只是,菜有了,卻沒有食客。

幣圈頭部效應突出,八成流量集中在排名前 20 的頭部交易所,而剩下數以千計的小型交易所只能瓜分 20% 的市場。二、三線交易所,尚於溫飽線掙扎,更小的交易所已是入不敷出。尤其是今年下半年行情下行,加一步加劇了交易所的生存壓力,破產倒閉時有發生。

從政策的角度,10 月開始,包括央行上海總部、深證市互金辦等在內的監察機構,相繼發布了關於防範“虛擬貨幣”非法活動的風險提示。12 月 25 日,廣州金融局局長邱億通表示,廣州所有虛擬貨幣平台均已正常退出市場。

另外,支付寶以及微信從支付端打擊虛擬貨幣兌換,也壓縮了交易所的生存空間,進一步推動交易所的倒閉潮。

有匿名人士表示,監管趨嚴,對整個行業來說實際上是利好。“一些小交易所為了營收,名為孵化,實際是自己攢了不少傳銷局,一方面讓投資者損失慘重,另一方面也在掏空市場存量資金。如今監管來襲,對於普通的投資者恰好可以起到很好的保護作用。從另一個層面來說,只有傳銷幣、野雞交易所都‘死’了,行業才能好得起來。”

後記

如今,除了上述花式退出的,也有一些小交易所仍在“垂死掙扎”,期待減半前行情復蘇,但也坦言看不清出路。

“BISS 出事那陣非常後悔,好好的為什麼來做交易所。現在這行情就是自娛自樂,能不能堅持到明年減半都不一定。”

對於仍在運營的交易所從業者,律師肖颯提醒說:“中國境內交易所模式已被禁止,在國內經營交易所的將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集資詐騙等從事刑事風險;在海外投資經營的,視各國法律規範,經營者或將遭受市場禁入以及罰款等風險,同時經營交易所的民事侵權與違約糾紛訴訟風險也不可不防。”

本文來自Odaily星球日報,本文觀點不代表格時財經立場,轉載請聯繫原作者。

免責聲明:作為區塊鏈信息平台,本站所提供的資訊信息不代表任何投資暗示。鑒於中國尚未出台數字資產相關政策及法規,請中國大陸用戶謹慎進行數字貨幣投資。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註

聯繫我們

郵件:dgwindow@qq.com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