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管大棒、巨頭“圍剿”,加密行業如何自我救贖?

2019年12月31日,波場創始人孫宇晨完成了年內最後一次收購,去中心化直播平台DLive正式加入BitTorrent生態,並開始向波場遷移。將2018年上線,月活用戶超500萬的DLive攬入懷中,他自稱希望“能為整個世界帶來價值”。而就在半月前,社交平台紅人孫宇晨卻折戟新浪微博,其百萬粉絲的賬戶突然遭到封禁,與官方溝通無果後無奈轉戰推特。
 
2019年12月25日,掘金新聞創始人Alex Saunders並沒有心情歡度聖誕。在這天,他發現YouTube刪除了他個人頻道中50多個視頻,並將其標記為“有害或危險的內容”,為了避免更多視頻遭遇下架,Alex Saunders立刻將剩餘視頻設為私密,並着手聯繫YouTube官方,但這一切並沒有得到回應,事情反而在繼續惡化。隨着更多視頻被刪除,Alex Saunders有些無助,他在推特上表示自己剛剛僱佣了新員工,妻兒也需要自己賺錢養家,面對視頻被不斷刪除卻無處申訴。
 
受制於監管的大環境,尚未被“正名”的加密世界從業者們2019年過的十分坎坷。一方面,苦惱於被“污名化”,被“老鼠屎”攪亂的從業氛圍,另一方面,又要擔心被各大巨頭平台驅逐、除名,喪失最後的宣傳陣地。
 
突圍異常艱難。
 
o1
巨頭的傲慢與偏見
和Alex Saunders同樣被YouTube刪除視頻的還有加拿大比特幣佈道者BTCSessions、比特幣價格分析師Sunny Decreate、加密貨幣程序員Ivan on Tech、加密貨幣教育家Omar Bham、加密貨幣媒體創始人Michael“Boxming”Gu等,無一例外,他們的作品都與加密貨幣相關。
 
數百個視頻遭遇下架在圈內引起了軒然大波,更讓博主們難以接受的是,不僅自己的作品被悉數刪除,他們還收到了來自YouTube措辭嚴厲的警告信,信中表示如果他們再發布類似的內容,他們的賬戶會被永久封禁,而被刪除的視頻大多和掘金新聞一樣被標記為“有害或危險的內容”。
 
隨着輿論的擴大,推特話題的熱議,難以力排眾議的YouTube最終做出了回應,“此次事件中的視頻均為誤刪,所有視頻都將被恢復,且不會對被刪頻道做出任何處罰。”
 
12月27日,Alex Saunders表示自己被刪除的全部250個視頻已經悉數恢復,但並沒有任何官方人員與他聯繫說明原因。雖然只是虛驚一場,但毫無疑問的是,信任危機已經愈發凸顯。
監管大棒、巨頭“圍剿”,加密行業如何自我救贖?
Alex Saunders視頻悉數恢復
 
YouTube作為谷歌全資收購的子公司,一定程度上代表着谷歌對行業的態度。以太坊創始人Vitalik也表示在YouTube事件的身後,可能存在谷歌的影子。
 
無獨有偶,12月27日,加密貨幣資產錢包Metamask忽然發布推特稱,谷歌公司已經下架了其在Google play store(谷歌應用商店)的安卓版客戶端,聲稱其違反了谷歌金融服務政策中“禁止應用在設備上進行加密貨幣挖礦行為”的政策。Metamask團隊迅速作出上訴,希望谷歌能重新審視自己的應用,但卻遭到迅速駁回。
 
為此,Metamask首席開發人員Dan Findlay對此表示:“我由衷地希望谷歌審核員誠實的承認他們犯的錯誤,但結合之前TouTube上關於加密貨幣的禁令,這讓我對谷歌關於加密貨幣的政策感到不滿,如果大家不斷對谷歌這樣依靠壟斷地位而肆意行事作出妥協,人們很難創造出更好的東西。”
監管大棒、巨頭“圍剿”,加密行業如何自我救贖?
Metamask遭谷歌應用商店下架
其實這並非Metamask首次遭遇谷歌下架,早在2018年7月25日,Metamask的瀏覽器插件版本就被谷歌在線商店移除,雖然經過排查後很快在商店列表中恢復了,但Metamask團隊表示應用遭到下架時並沒有任何郵件通知,而經過詢問後,谷歌給出的答案是:誤操作刪除。
 
歷史總是有着驚人的相似,屢次“誤操作”的背後實則是谷歌展現出的傲慢與偏見。
 
不僅是谷歌,蘋果也是“虎視眈眈”。2018年8月9日,蘋果應用商店AppStore一夜刪除2萬餘應用,加密貨幣類應用也在此時遭受波及,多個錢包類應用遭到下架。在2個月前,蘋果就修訂了應用商店AppStore對加密貨幣的管控條款,限制了錢包、交易、挖礦、ICO等多類型加密貨幣應用的發展。
 
蘋果商店對加密貨幣應用的管控在中國區尤為嚴重,即使嚴格按照其條款提交應用也極大可能無法上架,從業者只好通過發布“企業版”和“TestFlight測試版”的方式來規避蘋果對其應用的審核,但由於上線渠道非正規,“掉簽名”“閃退”“應用過期”等問題給用戶帶來了極差的用戶體驗。
 
2019年12月28日,Coinbase首席執行官Brian Armstrong在Reddit發帖稱蘋果正取消DApp在其應用商店的適用性,為了“符合AppStore的政策”,Coinbase的旗下移動加密貨幣錢包Coinbase Wallet將刪除DApp瀏覽器功能。無獨有偶,多鏈錢包服務商TokenPocket也在今年早些時候移除了其蘋果APP內的DApp瀏覽器功能。
 
 o2
硅谷大佬Jack Dorsey的藍天站隊
 
作為推特CEO和比特幣資深愛好者,Jack Dorsey可能比大部分人都理解區塊鏈及加密貨幣行業存在的意義。掌舵推特的日子裡,他深刻體會到了平台過於中心化而帶來的弊病。
 
12月11日,Jack Dorsey忽然連發數條推特,核心內容是他將資助一個由“開源架構師、工程師及設計師”組成的五人獨立小型團隊,開始探索開放的、去中心化的社交媒體標準之路,最終的目的是希望推特自身能受益其中。
 
Jack Dorsey在其推特中表示,當前情勢下,社交媒體面臨著一系列嚴峻的考驗,首先是“中心化”的模式很難在不增加用戶負擔的前提下解決濫用信息及大量誤導信息的問題;其次是社交媒體已經逐漸脫離了幫助用戶發布內容、刪除內容的基本邏輯,轉而開始向用戶們開始進行“智能推薦”,不幸的是,這些算法是用戶無法主動選擇,只能被動接受;並且當下社交媒體往往引導用戶關注有爭議的話題及一些暴力內容上,而非積極向上的信息;最後Jack Dorsey表示區塊鏈技術提供了一套開放的、可持續的、可治理的,甚至代幣激勵模式的解決方案,雖然仍有很多工作需要完成,但大體框架已經形成。
監管大棒、巨頭“圍剿”,加密行業如何自我救贖?
 推特 CEO Jack Dorsey
在Jack Dorsey的描述下,這是一套從0至1的社交媒體變革,推特無意控制整個工程,而是希望成為這項浩大工程中的一員,推特希望能以此接觸到更廣闊的的用戶交流信息,並將自己的推薦算法引向積極向上的信息,而這個烏托邦式的工程,其團隊名稱被他喚作“Bluesky(藍天)”。
 
倡議發出後,該話題引起了廣泛熱議,大量互聯網從業者對Jack Dorsey的設想表達了支持和肯定。加密貨幣行業中,以太坊創始人Vitalik、block.one首席執行官Brendan Blumer、幣安創始人趙長鵬、波場創始人孫宇晨、摩根溪創始人pomp、卡爾達諾創始人Charles Hoskinson等業內意見領袖均表達了支持態度。
 
加密貨幣投資機構摩根溪創始人pomp稱這是一個“了不起的工程”,而Jack Dorsey恰好是有足夠聲譽來推動此事的人。
 
block.one首席執行官Brendan Blumer稱基於EOSIO的去中心化社媒VOICE已經開發許久,期待能與Bluesky團隊進行合作推進。
 
Coinbase 首席執行官 Brian Armstrong表示十分高興看到推特對協議而非平台進行投資,協議的發展十分困難,但它們在合理使用、促進良好行為及降低新手門檻方面具有良好特性
 
不僅是加密貨幣行業的從業者,一些傳統領域的精英也積極為Jack Dorsey出謀劃策,火狐瀏覽器團隊表達了自己的善意,稱在過去15年里,投入了巨資探索免費及開放的互聯網,希望能給藍天團隊予以幫助;麻省理工學院加密貨幣研究主任Neha Narula為Jack Dorsey提供了一份關於“建立去中心化社媒”的百頁報告;數字身份創業公司2way創始人Tim Pastoor將Jack Dorsey的做法與 AT&T於1947年資助貝爾實驗室相類比,而後者成功誕生了了晶體管、發光二極管、太陽能電池等重大發明。
 
Jack Dorsey一呼百應的背後,實則是人們長久以來對壟斷巨頭肆意妄為侵犯用戶利益的不滿,以及期望改變現狀的迫切之心,當人們厭倦了權利和義務不對等的環境,離開並重建是一條無可挑剔的必經之路。
 
o3
加密世界的突圍之戰
 
Jack Dorsey的Bluesky團隊即將起航,但去中心化社媒的探索其實已經歷了數年沉浮。
 
早在2011年,Bill Ottman便創建了一個名為Minds的開源去中心化社交網絡,旨在為世界提供一個FaceBook之外的免費的、開源的、可持續發展的社交網絡,這點似乎與Jack Dorsey的願景不謀而合,同時,Minds還致力於信息透明、隱私保護和用戶言論自由。在Minds平台上,任何人都可以自由創建和刪除自己的數據和資料。在Bill Ottman看來,在人類發展的進程中,開源系統最終會成為主流,就像維基百科一樣。而當政府開始嚴厲管控輿論並對中心化社媒施以監管壓力時,Minds可以成為人們最後一個避難所。
監管大棒、巨頭“圍剿”,加密行業如何自我救贖?
去中心化社交媒體Steemit
 
創建於2016年的去中心化社交媒體Steemit或許是當下最熱門的區塊鏈技術社交媒體,和Minds為言論自由和抗審查的發起初衷不同的是,Steemit是一個由加密貨幣經濟驅動的社交網絡,在其官網上,印着“妙筆生金”四個大字,提醒着人們優秀的思想可以轉化為有形價值。
 
在Steemit網絡上,用戶同樣可以發布任何內容且不會被刪除,但Steemit自有的內容審核機制會限制一些垃圾內容登上網站主頁,如果多數人對某條內容投反對票時,該作者的權重將被降低,持續發布垃圾內容會讓一個作者“信譽破產”,即使他仍舊能行使發布任何內容的權利,但沒有人將會看到它們。
 
除了基於圖文內容的平台外,DTube嘗試利用區塊鏈系統建立一個去中心化的視頻網站,該網站和Steemit平台一樣使用了基於Steem主網的加密貨幣激勵系統,而在照片及視頻存儲方面使用了IPFS去中心化存儲體系。
 
和其他去中心化社媒的願景一樣,DTube希望創建一個抗審查、價值透明且無需許可的價值網絡,在DTube網站中,不會再出現YouTube平台上博主被肆意刪除視頻的情況,視頻內容創業者們可以將更多的精力放在業務而非時刻應對平台的監管。
 
不止老牌去中心化社媒平台,新項目也在不斷湧出,2019年6月1日,區塊鏈公鏈項目EOS的母公司block.one的june1發布會上宣布即將推出一款名為Voice的去中心化社交產品,除了具備去中心化社交平台的通常特性外,Voice還推出了“UBI全民基本收入”概念,幫助每一個人都可以在區塊鏈上發出自己的聲音。
 
雖然去中心化平台的探索看似已經頗具雛形,但實則內在問題重重。
 
在加密貨幣經濟激勵的模型下,人們寫文章、發布觀點的動機不再純粹,抄襲、洗稿、相似內容頻出不已,大量刷贊行為也讓原創用戶苦不堪言;同時,由於缺乏強力的管控機制,色情、暴力、廣告等內容的濫用也讓項目方花費大量的時間和資源進行解決;再者,由於去中心化社媒基於區塊鏈技術搭建而成,首批用戶往往都是區塊鏈從業者和用戶,這就導致了區塊鏈相關內容的產出比例遠遠高於人文、藝術、生活等,平台進入的高門檻和高學習成本又使用戶增速十分緩慢,難以催生用戶形成真正的社交行為。
 
但無論如何,時代的大潮已經來臨,科技的發展也讓人們有了更多選擇,加密行業是否能衝破傳統世界的樊籠,還需要無數的考驗。

本文來自PANews,本文觀點不代表格時財經立場,轉載請聯繫原作者;如有侵權,請聯繫編輯刪除。

免責聲明:作為區塊鏈信息平台,本站所提供的資訊信息不代表任何投資暗示。鑒於中國尚未出台數字資產相關政策及法規,請中國大陸用戶謹慎進行數字貨幣投資。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註

分享本頁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