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格時財經首頁
  2. 新聞
  3. 資訊

監管大力出手嚴查比特幣挖礦

監管以後不光交易所瑟瑟發抖現在連挖礦的礦工也不例外,目前中國算的上是世界範圍內最大的比特幣挖礦地區。

根據公開數據透露目前我國掌握全球大半的挖礦算力,中國佔全球挖礦算力的66%,而全國範圍內挖礦最多的省份為四川省僅僅四川一地就佔了全國50%的算力,而國家對挖礦的監管清理勢必會降低算力佔比,並且給礦機生產廠商帶來一定的打擊,再加上比特幣價格的頹勢礦工本身就異常難熬。

那麼問題來了目前的態勢礦工挖礦的利潤屬實不高甚至有時候入不敷出那麼這些礦場如何存活?答案很簡單私接電線竊電挖礦,除了設備的投入基本上沒有任何成本來進行挖礦因為沒有成本負擔所以這些礦機基本上永不停機的在挖礦,而對於正規的挖礦礦工來說就需要核算成本了一旦發現入不敷出就需要及時停機才能避免損失。

監管大力出手嚴查比特幣挖礦

而目前國家針對關停的都是這些非法竊電的礦工進行嚴厲打擊,

並且根據公開數據來看比特大陸即將上線一批礦機佔全球算力的百分之30。愈發嚴厲的監管肯定會對礦機產業造成一定的打擊影響。但是總體來說影響不大畢竟不是所有的礦工都是非法挖礦的,大多數礦工還是合法的。

監管大力出手嚴查比特幣挖礦

此次排查的重點方向是在礦場非法竊電方面,從以下新聞就可看出主要的打擊方向:

11月18日河北鞍山破獲一起竊電事件該礦場與2017年開始運行竊電數額達51萬左右。

12月2日武漢警方破獲一起竊電非法挖礦共繳獲221台礦機,月竊電數量近20萬度摺合電費13萬元左右。

從去年4月份直至12.22日河北唐山警方經過排查收繳了52台大功率變壓器及礦機6890台。

12月24日江蘇鎮江公開審理了一起特大比特幣竊電挖礦案件,犯罪人員在兩年時間內在鎮江市丹徒區等地租用場地,通過互感器短接等方式,盜竊國家電力挖取比特幣,被告人王某斌、葉某華、藍某連、毛某平出資加入並幫助維護管理。犯罪嫌疑人王某(另案處理)積極幫助被告人蘭某鋒等人尋找盜竊場地、協調相關事宜,並從中獲利。

被告人朱某忠、徐某民、劉某群明知被告人蘭某鋒等人盜竊國家電力仍予以提供幫助,並從中獲利。其中,被告人蘭某鋒參與盜竊金額共計1378餘萬元;被告人李某、毛某海參與盜竊金額近1170萬元;被告人王某斌參與盜竊金額近1143萬元;被告人葉某華、藍某連參與盜竊金額共計931萬餘元;被告人毛某平參與盜竊金額近694萬元;被告人朱某忠參與盜竊金額118萬餘元;被告人徐某民參與盜竊金額共計60萬元;被告人劉某群參與盜竊金額近41萬元。

這還只是監管之後被揪出來的非法挖礦,可以想象在礦工界諸如此類的非法盜電事件有多瘋狂。除此之外竊電挖礦被抓的比比皆是。

礦機挖礦有多耗電?
以一台螞蟻S17+礦機為例,功率是2.92KW

一天24小時的耗電量就是:2.92KW*24h=70.08KW/天

根據您當地電費收費不同,假定電費是0.4元/度,70.08*0.4=28.032元/天

那麼一台螞蟻S17+礦機一天能耗電70.08度,一天電費是28.032元。

以1000台礦機為例,每天盜電多少呢,1000*70.08=70080 1000台礦機盜電70080度電,折算成人民幣是多少呢,

70080X0.4=28032元,1000台礦機每天盜電高達28032元,一個月就是840906元,一年就是10231680元。僅僅1000台S17一年耗電量就在一千萬以上

可想而知,就比特幣挖礦盜電這一項給國家帶來多少損失,也難怪年底臨近政府對於礦場進行了加大力度的排查打擊。

偷電屬於盜竊,觸及法律也違背道德。但是,這其實與挖礦的本質也脫不了干係,看似是高科技,實則就是典型的資源依賴性產業。需要消耗大量的能源會給附近其他居民帶來安全隱患,畢竟如此大的用電量很容易造成線路過載引起火災,年初以來,挖礦行業愈發疲軟,很多地區的礦場已經“關機”,礦場轉賣的信息也是比比皆是。由此可見今年礦場礦工也是異常艱難

今年,礦機業第二大巨頭嘉楠耘智的上市,似乎給礦工們帶來一絲曙光,只是在其招股書中,卻避開了“礦機廠商”這一主打產業,由此可見挖礦行業依然嚴峻,雖然挖礦暫時未被定為違法行為,但是如果偷電挖礦行為越發變本加厲,難保哪天挖礦就不合法了。

原創文章,作者:小編,如若轉載,請註明出處:http://wap.dgwap.com/archives/44232?variant=zh-hant

免責聲明:作為區塊鏈信息平台,本站所提供的資訊信息不代表任何投資暗示。鑒於中國尚未出台數字資產相關政策及法規,請中國大陸用戶謹慎進行數字貨幣投資。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註

聯繫我們

郵件:dgwindow@qq.com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