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格時財經首頁
  2. 新聞
  3. 資訊

孫宇晨、吳忌寒等幣圈大佬背後:交易所七大割韭菜套路

一個創意割不動韭菜的時候,那就換一個新的創意。

“我預感到行業將進行一次大洗牌。”王瑩(化名)透露,她準備離開幣圈。

新年到來的第二天,銀保監會表示將在全國範圍開展防範非法集資宣傳活動,主要針對區塊鏈等名義開展的非法集資行為。這距離上次銀保監會提示防範假借“區塊鏈”名義的非法集資風險僅僅過去一個半月。此前,央行等多部門,北京、上海、深圳等金融監管機構都就虛擬貨幣交易所發布了風險提示。

據新京報記者統計,自2019年末以來,全國超過6家新發現的境內虛擬貨幣交易平台被強制關閉。包括北京警方破獲的BISS(幣市)非法集資詐騙案。同時,更多交易所主動關停。

但記者調查發現,強監管下,仍有不少交易所頂風作案,“割韭菜”新套路頻出。IMO、IFO、雙幣理財、存幣生息、資金盤遊戲圈錢風頭正勁,背後不乏吳忌寒、孫宇晨等幣圈大佬身影;項目方花6萬即可自營交易所,操縱幣市;支付寶、微信、銀行卡等支付渠道屢禁不止。

新名目IMO、IFO上線

拉人頭涉嫌傳銷

“以往流行的ICO割不動韭菜了”,曾在兩家頭部虛擬貨幣交易所擔任高管的王瑩說,“一個創意割不動韭菜的時候,那就換一個新的創意”。

新京報記者調查發現,目前幣圈流行的非法集資方式包括IMO和IFO。

IMO(Initial Miner Offering)意為首次礦機發行,指首次通過售賣硬件/礦機來發行代幣。這類項目已被法律視為違法,因為IMO一般帶有傳銷性質,按照一定順序組成層級,以發展人員數量作為計酬、返利依據的組織體系。比如去年8月被法院判定為傳銷的“購派幣”。

前述形式被監管打擊後,一個IMO的新型變種“Initial Model Offering”開始流行。一般來說,每個虛擬幣項目都需要經歷募資-開發-市場這幾個環節,而新型IMO是一個私募平台(幣圈私募,一個項目發行的虛擬貨幣還沒有上交易所之前針對特定投資人,以特定的價格進行募資),能讓項目通過不斷地限量私募獲得階段性收益。

一個名為imoex的團隊號稱正在構建IMO生態平台。該平台涉嫌發幣。其全球合伙人招募公告中顯示,IMO Token為IMO生態中使用的平台幣。平台幣總發行量為50億,其中20億為合伙人私募,30億為IMO挖礦。

“發幣超過1個億已經很多了,50個億他們數得過來有幾個零嗎?”王瑩不住“吐槽”。

目前該IMO虛擬貨幣交易所已經上線了不少項目,部分項目已經進行了33次融資。

近日,記者以意向投資者的身份聯繫上項目客服,該客服稱,投資者認購一個IMO項目的虛擬貨幣後,認購的虛擬貨幣會“鎖倉”,也就是不能在IMO交易所賣出,每日會按照一定比例“解鎖”,而投資者如果想要儘快賣出,則需要邀請更多的人認購,解鎖獎勵是按照被邀請人認購的比例,對邀請人被鎖倉的部分進行等額解鎖,邀請人還會收到“返利”,以虛擬貨幣形式返回到IMO錢包作為獎勵。邀請的人數越多,邀請人級別越高,級別越高每日解鎖的比例和“返利”額越高。

也就是說,認購者如果想儘快賣出手中的虛擬貨幣,以及獲得更高利益,就需要“拉人頭”。在這種機制下,很多認購者都有動力“拉人頭”。

新京報記者被客服拉入IMO推廣群後,不少群中“老人”發送來認購二維碼,並表示“一定要用這個二維碼認購,我才能拿到解鎖獎勵”。

群中還有投資者自稱是“學生”,正在學習虛擬幣的投資方式。

“人員分三層金字塔結構,以發展人員數量作為計酬、返利依據的行為涉嫌傳銷,如真的涉及在校大學生,將會引起不良社會影響,必須謹慎對待。”中國銀行法學研究會理事肖颯表示。

跟IMO同時流行的融資方式還有IFO(Initial Fork Offering),首次分叉發行,指通過分叉比特幣等主流加密貨幣生成新的代幣。本次流行的IFO模式蹭的熱點是Libra,賭的是上線時間。

記者通過IMO推廣群結識的一位投資者給記者推薦了一個IFO項目。名為CoinFLEX的交易平台在2019年10月開啟該項目的預售,已登記IFO參加者能以優惠價0.3美元購買Libra合約。Libra合約價格代表投資者認為Libra會在2020年12月31日合約結算前上線的機率。比如,投資者若認為Libra有80%機會在合約結算前上線,則將用0.8美元買入Libra合約。而Libra成功在合約交割前上線,投資者將可以80%價格得到Libra。如Libra未能上線,投資者將不會得到任何回報。投資者可以選擇做多和做空Libra合約,反映市場對Libra的預期。

“我有Libra的內部消息,我自己就投了60萬,你跟着我做空就對了。”該投資者這樣鼓勵記者。

雙幣理財被監管點名

背後吳忌寒隱身

2019年12月27日,北京證監局發布的進一步防範虛擬貨幣交易活動風險提示中,交易所推出的雙幣理財和零息借貸兩大理財業務被點名。

“近期,伴隨着區塊鏈技術宣傳推廣,虛擬貨幣交易活動在境內有死灰復燃跡象,部分虛擬貨幣交易平檯面向境內居民提供虛擬貨幣交易服務,通過數字貨幣抵押推出零息借貸、雙幣理財等項目,嚴重違反人民銀行等七部委發布的《關於防範代幣發行融資風險的公告》,涉嫌從事非法金融活動,擾亂經濟金融秩序。”風險提示中表示。

本次被點名的雙幣理財是由數字資產金融服務平台Matrixport首創,在2019年10月23日上線。雙幣理財根據“掛鈎價”判斷結算方式,保證兩種虛擬資產中的其中一種獲得收益,例如 BTC/USDC 雙幣理財,掛鈎價為“8000 USD”,當 BTC 市場價低於 8000 USD 時,將以 BTC 計價結算,收益更多 BTC;當 BTC 市場價高於 8000 USD 時,將以 USDC 計價結算,收益更多 USDC。

Matrixport背後是第一大礦機製造商比特大陸。比特大陸聯合創始人、Matrixport首席執行官葛越晟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吳忌寒和比特大陸本身都是Matrixport股東。

2019年11月,Ufex交易管家也推出了第一期U寶-雙幣理財產品,據其官方介紹,該理財產品預期收益120%,“突破業內同類產品的收益率新高”。

本次被點名的另一項借貸業務,Matrixport也有布局。公司官網介紹,用戶可以質押BTC到Matrixport(BCH、ETH、LTC等幣種陸續上線),獲得穩定幣、法幣流動資金,用於購買礦機等支出。

值得注意的是,不止比特大陸一家盯上了虛擬貨幣理財。OKex、幣安等虛擬貨幣交易所在近期都集中推出了多個虛擬貨幣理財產品,其原型酷似傳統金融市場的餘額寶、指數基金等。

在類活期理財產品中,用戶可將閑置的虛擬貨幣資產轉入類似餘額寶的產品。OKex推出了“余幣寶”、幣安交易所推出了“幣安寶”。

另一個火爆的理財模式為“staking(存幣生息)”。幣安的“幣安寶”、Gate的“理財寶”均有相關服務。與其相似的是存幣分紅,類似於傳統股票市場的分紅,以FCoin為代表。

虛擬貨幣理財可能會遇上暗箱操作、交易所跑路等風險。

李強(化名)曾投資了號稱存幣生息,但目前已無法提幣,被判定為跑路的Plustoken,損失了5萬。

他對記者透露了Plustoken的諸多“套路”。

“首先,吸引投資者的就是通過低買高賣號稱高達30%的收益,所謂‘搬磚套利’。但實操中,各交易所之間的幣價差很少超過15%,加上還要消耗手續費,很難套利。”那投資者怎麼賺錢呢?他透露,其實離不開拉人頭,Plustoken在機制上鼓勵發展下線,拉人頭得分紅,“這種傳銷方式其實賺的就是後加入者投入的資金”。

“新加入者的錢不足以支付後面人的獎金的時候,整個項目肯定就會崩盤。這類項目比的就是誰跑得快。”李強說。

實際上,除了Plustoken,波點錢包和號稱規模前20的交易所IDAX的錢包資金盤均已跑路。

“高收益、拉人頭作為噱頭的理財產品就是交易所用來圈錢跑路的項目”,王瑩表示,“又不是做慈善,怎麼會讓你賺那麼多”。

 博彩遊戲疑為變相ICO

孫宇晨被割1億波場幣?

誰能想到,孫宇晨也被“收割”。

2019年12月23日,Just.game的菠菜遊戲(即博彩遊戲)獨家發行於波場TRON。Just.game曾獲得波場創始人孫宇晨在推特和微信群里多次宣傳,一次直播中,孫宇晨還展示了自己將用來參與遊戲的1億枚波場幣。

禮物盒是Just.game獨特的Token模型。據DappReview發文分析稱,Just.game的玩法簡單說,是一款關於買盒子、開盒子、升級盒子的區塊鏈遊戲。

知名團隊加上孫宇晨的宣傳,使得該遊戲上線之初就獲得幣圈高度關注。該遊戲上線僅2小時,就達到了5.1億TRX總流水,約合728 萬美元。

但該遊戲被視為“上線即崩盤”, 在交易量超1億枚TRX後,後續入場的新玩家基本都是參與即虧本,進場越晚,虧損也不斷增加。如果孫宇晨正如他所說的投資了一億波場幣,按照他入場的時間推測,這一億也被“割”了。

實際上,波場與眾多博彩類DAPP(去中心化應用)關係緊密。“波場”公鏈上運行的DAPP不乏博彩類應用。

在王瑩看來,這類博彩類遊戲就是變相ICO,跟遊戲本身關係不大。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投資人也表達了類似的觀點,他認為除了一開始湧現出的加密貓等區塊鏈遊戲,後期出現的競猜類、傳銷類、龐氏騙局類遊戲實際上都跟遊戲沒什麼關係,而是打着區塊鏈旗號的高風險資金運作。

競猜、傳銷和龐氏投資性質的遊戲佔比更高。DappReview數據顯示,截至去年6月1日,競猜類DAPP數量最多,達299個,帶有傳銷和龐氏投資性質的風險類DAPP數量達32個,兩者合計總數為331個。而真正的遊戲類DAPP為85個,僅佔總數的2成。從日交易額看,當日排名前十的DAPP幾乎被競猜類遊戲包攬。

上線空氣幣可獲利超億

滿幣、牛頓疑似存空氣幣

市場比較熟知的套路是空氣幣。“交易所上空氣幣是沒有辦法避免的。” 曾給多家交易所提供“市值管理”服務的蔡勇(化名)表示,一是上新幣會為交易所帶來一大批真實的用戶,二是交易所收取項目方的上幣費和後續的交易抽成是很誘人的。

他以上線多個空氣幣而廣受爭議的交易所BIKI為例,項目方會一次性給交易所支付70萬-80萬上幣費。根據BIKI周報,2019年4-5月每周平均上線10個新項目,按照一年上線400個新項目推測,BIKI會一次性收取項目費近3億。

“一本萬利的生意為什麼不做呢?”蔡勇說。相比於一線交易所,三四線的小交易所上空氣幣更加肆無忌憚。

蔡勇分析稱,目前用戶主要通過一線交易所購買比特幣、以太坊等主流幣,小的交易所主要是靠上空氣幣收割用戶。“其實用戶心裡也清楚買小交易所上的幣風險高,但是他們願意賭一把。畢竟有人曾經賺到過100倍。”OKex等大型交易所也曾上線過空氣幣,不過發現後及時下架。

蔡勇透露,不少交易所默認空氣幣的發行。

大型交易所前高管王瑩表示,這些空氣幣的項目白皮書都是千篇一律的,可以聘請第三方寫手團隊,高峰的時候一個白皮書可能值20萬,低谷的時候只需5000元。“反正都是模板,區塊鏈就那幾個技術,所有的幣技術都是八九不離十的。場景都很容易虛擬。”

記者調查發現,除了此前媒體曝光的BIKI、抹茶存VDS、CXC、VBT等空氣幣,用戶超500萬的老牌交易所滿幣網,一度成為全球第二大交易所的牛頓交易所也疑似通過空氣幣、資金盤對用戶進行多輪收割。

以滿幣網上線的BABA幣為例,去年8月19日,曾有1000萬Token進入4e1f結尾的地址,然後在8月28日,其中998萬枚Token被轉移到後綴為“9dff”的地址,這個收幣地址是滿幣網的錢包地址。12月22日,BABA幣從最高1.5USD高點跌到0.04USD,跌幅高達95%。

牛頓交易所曾憑藉“只漲不跌”的幣價獲得幣圈關注,其“UPOS交易機制”,要求用戶在刷量的同時也“刷價”。用戶可以把自己的虛擬貨幣轉入解封區,幣價會上漲10倍。但用戶的貨幣是被凍結的,只有在“解封區”反覆買入、賣出,才能解凍。而用戶刷單時,買入的價格必然比上次賣出的價格高。實際上,以高額分紅為誘餌,利用鎖倉限制流動性,再用刷量解鎖讓投資者獲得靜態收益,並利用拉人頭、建團隊獲得動態收益,牛頓交易所資金盤泛濫。

交易所用“外國戶口”

律師:仍違法

近期,北京、上海、東莞、杭州、深圳、河南等多地監管紛紛對虛擬貨幣交易及虛擬貨幣交易所“亮劍”。不過記者發現,目前很多交易所和項目方會以公司主體已在國外對用戶強調不存在運營風險。

實際上,很多交易所將註冊地集中遷到塞舌爾、開曼、新加坡等幾個國家,包括火幣在內的國內公司不涉幣。

肖颯表示,目前很多企圖發幣的項目方相關人員,最常用的套路就是“外國戶口”、將服務器架在國外,在境內進行“路演宣傳”將賣幣給中國人。但首先應該注意的是,中國不承認雙國籍,所謂“外國戶口”並不影響中國法律規制其違法行為。

“在我國,如果實際發行人是中國國民,ICO等融資對象是中國民眾,這類融資行為被視為違法。”肖颯表示,涉嫌罪名是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經營罪,而號稱認識項目方可以拿到“私募份額”,後將錢或幣非法佔為己有則涉嫌詐騙罪。

“有些項目方狡辯說‘我融的不是資金而是虛擬幣’,但現實中用來融資的比特幣、以太幣具有一定價值,且有相對成熟的定價機制,ICO和變相ICO(IEO)等涉嫌非法公開融資”,肖颯表示。

在頭部交易所工作的張寧(化名)對記者透露,很多項目註冊地雖在國外,但其實都是在國內辦公運營,深圳、廣東、北京等地較為集中。包括CITEX、幣夫、虎符、CCFOX、DigiFinex、幣虎等多個交易所在深圳辦公室進行交易所運營。

根據深圳金融辦下發文件顯示,已與8家涉嫌開展虛擬貨幣非法活動的企業進行約談,涉嫌發幣企業包括深圳數字奇點科技有限公司(幣看 Bitkan)、深圳開拍網科技有限公司(星主頁明星代幣)、深圳行雲數字網絡科技有限公司(行雲幣)等。

“監管這次抓得很准,你能明顯感受到他們是非常懂幣圈的”,張寧表示。在此背景下,多個交易所集中關停和下線。

項目方和交易所“親如一家”

有團隊專職“拉盤砸盤”

王瑩觀察到,一些空氣幣項目如果上不了大型交易所,會選擇自己開設交易所,“割韭菜和跑路成本又低又方便”。

“目前很多交易所就是靠一兩個幣,開專賣店呢”。她透露,目前火幣、OKex都有所謂的“合夥計劃”,6萬就可以租用大型交易所的技術,用自己的域名開設交易所。

“這種方式降低了開設交易所的門檻,使得本身就魚龍混雜的幣圈更加混亂。”張寧表示。

據記者了解,在整個交易所市場,曾有過半個月倒閉230家的情況。不少類似於86BEX的交易所上線一周宣布破產,而這些平台上線的項目,多成為交易所自己發行的“歸零幣”。

即使項目方和交易所不是一家,也“親如一家”。

“號稱I什麼O的融資項目,其實不管是ICO,還是IMO、IFO、IEO,交易所多多少少都有利益涉入。” 蔡勇曾給多家交易所提供“市值管理”。

多位交易所內部工作人員告訴記者,交易所會要求項目方進行“市值管理”,類似於股票市場的“拉盤、砸盤”。

曾在頭部交易所工作的王瑩稱,大交易所不會要求比特幣、以太坊等主流幣進行市值管理,但是那些上線的新項目被要求必須用買入、賣出做出市值波動,“否則很多項目一上線就沒有人買,市值就是一條直線太難看,後續就更不會有人買。”

蔡勇表示,中小交易所的市值管理把交易所變成“一個大賭場”。如何做市值管理?蔡勇透露,市值管理並不像外界所認為的簡單操盤,新項目的包裝和宣傳更重要,營銷手段必須有創新,業內流行的“共振”等募資方式的熱點必須要蹭,圈內評價“題材非常性感”的項目才會漲。

“好項目也需要好團隊”,他透露,一般成功的市值管理團隊會有非常專業的營銷型人才,干過傳統傳銷和資金盤、做過微商的“人才”最為搶手。“幣圈內市值管理最搶手的人才就是原來做3M國際傳銷的團隊”。

操盤還需要“嚴密的計劃”。雖然從二級市場大量買入就可以拉盤,但是怎麼出貨(也就是“賣幣”),就要配合項目方的節奏。出貨過程中項目方要公布一些利好,比如回購、節點鎖倉了、主網上線了,在獲得市場關注,大家願意買入時,市值管理團隊就可以出貨了。

他給記者分享了一次市值管理的過程:平台跟項目方合作,安排項目在平台主推,同時在平台電報、微信、QQ群每日宣發,“保證韭菜的供應”。項目上線後,先以一毛價格開盤,然後迅速拉到5毛,接下來做一個橫盤上漲,也就是很緩慢的上升,這時候項目方和交易所就會動用各自的宣發和媒體資源造勢,隨着韭菜開始進來,項目方和交易所從5毛開始拉升,在短周期內拉到三塊,利用韭菜追漲殺跌的心理,在三塊到五塊的區間做波段出貨,最終砸盤到兩毛。這種操作兩千萬一個月可以賺一個億。

 用戶可通過

場外交易購買虛擬幣

記者注意到,包括火幣、Okex、虎符等多家大型虛擬貨幣交易平台上均上線了“法幣交易”,虛擬幣賣家多數支持支付寶和銀行卡,也存在微信支付的情況。

實際上目前這種做法已被叫停。去年10月,幣安CEO趙長鵬表示:幣安交易所將上線OTC(場外交易)法幣交易,支持微信支付與支付寶購買加密貨幣。消息一出,騰訊、阿里迅速回應稱不支持虛擬貨幣交易,此後銀保監會也多次提示以“區塊鏈”為名義的非法集資風險。

“交易所受阻於政策,藉助場外的點對點交易將法幣換成虛擬幣,這樣未來就可在平台上參與幣幣交易。”前述高管王瑩表示。

記者在註冊成為火幣用戶後,點擊法幣交易頁面,用戶有兩個選擇:一是一鍵買幣,輸入購買總金額,選擇要購買的幣種,即可下單;二是自選交易,用戶可以看到賣家發布的所有訂單,包含數量、限額、單價和支付方式,用戶可以自行選擇。在轉款注意事項中,平台提到勿使用BTC等與虛擬貨幣相關詞彙,以防銀行卡遭凍結。記者隨機抽取了2020年1月4日下午火幣發布的交易信息發現,在52位賣家中,多數虛擬幣賣家的支付渠道為支付寶,達42位。30位賣家支持用銀行卡交易。同時,也存在微信轉賬進行場外交易的情況,14位賣家支持微信轉賬。

支付寶稱,禁止將支付寶用於虛擬幣交易,若發現涉及比特幣或其他虛擬貨幣交易,支付寶會立即停止相關支付服務,對涉及的商戶予以清退,個人賬戶限制收款處理。兩個用戶之間涉及虛擬幣的轉賬,如果風控系統識別到風險,也會進行處理。微信也表示,微信支付不支持虛擬貨幣交易,如發現任何把微信支付用於虛擬貨幣交易的行為,將予以清退處理。

近期,在南方沿海地區的一些虛擬貨幣購買者發現自己的銀行賬戶被凍結。肖颯表示,這些被封賬戶者很可能在一些身份信息實名認證“有意無意不嚴謹”的小型交易所進行了交易,而交易的前手涉嫌洗錢、貪污賄賂或其他違法犯罪,資金流入了後手的銀行賬戶,為追查案件,後手銀行賬戶被凍結。

本文來自新京報,本文觀點不代表格時財經立場,轉載請聯繫原作者。

免責聲明:作為區塊鏈信息平台,本站所提供的資訊信息不代表任何投資暗示。鑒於中國尚未出台數字資產相關政策及法規,請中國大陸用戶謹慎進行數字貨幣投資。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註

聯繫我們

郵件:dgwindow@qq.com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