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万倍超高回报率、融合盲盒玩法背后,NFT 仍是巨鲸乐园

仅用 600 美元该如何赚取 900 万美元?年仅 29 岁的 NFT 收藏家 Pranksy 给出了答案。1.5 万倍超高回报率背后,今年迅速走红的 NBA Top Shot 竟是财富密码,Pranksy 有将近价值 700 万美元的 NFT 收藏品来自于该平台的数字版球星卡。

其实,在传统体育世界里,一张只有 6.3cm×8.85cm 的纸质球星卡片,也曾屡屡卖出几十上百万的天价。当这套“左手情怀,右手理财”的玩法“移植”链上时,依旧具有强劲的生命力,甚至力压其他同类型对手。

上线仅仅半年时间,NFT (非同质化代币)收集游戏 NBA Top Shot 的成交量就一举超越“老大哥”CryptoKitties,并坐上“NFT 一哥”的宝座。在 NFT 出圈尚欠火候的当下,不断创新高的 NBA Top Shot 是否会如曾掀起狂潮的 CryptoKitties 那般高开低走?加速狂奔的 NBA Top Shot 又能否带领 NFT 走向更大的舞台?

 

曾作为赠品的球星卡,如今却屡屡卖出天价

作为逐渐兴起的收藏品分支,球星卡的历史颇为悠久。

早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美国一家烟草公司将以棒球明星为主的球星卡作为香烟售卖的赠品送给消费者。而正是这个小小的举动,使得该品牌香烟的销量大幅提高。看到如此不错的市场反应,糖果和玩具制造商也群起而效之。

紧接着,一家名为 Topps 的公司嗅到了商机,开始专门生产球星卡。1951 年伊始,赚得盆满钵满的 Topps 还一度垄断市场。而在此后市场的一轮轮洗牌中,球星卡也逐渐有了授权生产、售卖、估价、交易、收藏等一系列产业链,并发展成为一种具有特色和广大受众的文化符号。

与“炒鞋”类似,球星卡成为了一个兼具收藏和投资潜力的产品。一般而言,历史、发行量、球星潜力、卡的种类、背后的故事性等都是衡量球星卡价值的重要标准。而这种价值并不是一成不变的,它往往随着球员的赛场表现与名气、稀缺程度等因素而变动,因此我们时常能看到一些重量级球星卡拍出天价。例如,2020 年 7 月,一张 2003-2004 年的勒布朗·詹姆斯新秀卡在拍卖会上以 184.5 万美元的价格售出,该价格刷新了 1980 年以来的球星卡记录;2020 年 9 月,一张极其罕见的 NBA 雄鹿队球星扬尼斯·阿德托昆博(希腊怪兽)签名的新秀卡以 181.2 万美元的高价被售出。

不过,这些高价售卖的纸质球星卡在流通中不可避免地会出现氧化磨损或掉漆等问题,而 NBA Top Shot 的数字版球星卡不仅可以避免品相受损问题,且基于 NFT 的特性,以及限时销售,其每张数字球星卡还具有唯一性与稀缺性。同时,相比以往纸质球星卡的静态画面,数字版球星卡不仅有着图片和描述文字,还有一段特定的短视频可回顾球星的“精彩时刻”。获取方式也结合了“盲盒”玩法,在 NBA Top Shot 中,玩家可以通过开卡包抽卡的形式获取 Moment,每一个 Moment 的价值不同。

除了交易和收藏功能,NBA Top Shot 还将实现收藏“游戏化”。其研发团队透露正开发一款可以自组球队、操控球员的 3D 游戏模式“Hardcourt”,用户可通过手中球星卡的 NBA 球员组队进行比赛,以提升球员能力。

“对于像我这样的体育球星卡收藏者来说,NBA Top Shot 非常有趣,他们正在从传统静止的纸质卡片过渡到具有革命性的动态数字时刻,我可以看到 NBA 赛季中的实况瞬间。”有玩家如是向 PANews 表示。

确实,这样的数字版球星卡正大受欢迎,例如今年 1 月,NBA Top Shot 中洛杉矶湖人队著名球星勒布朗·詹姆斯的数字收藏卡以 7.14 万美元售出,新奥尔良鹈鹕队著名球星锡安·威廉姆斯(胖虎)的数字收藏卡以创历史新高的 10 万美元售出。

1.5 万倍超高回报率、融合盲盒玩法背后,NFT 仍是巨鲸乐园

NBA Top Shot 上锡安·威廉姆斯 NFT 创纪录作品

 

两个爆款出自同一团队,NBA Top Shot 用户多“巨鲸”

从去年 8 月份公测以来,NBA Top Shot 仅用半年便获得逾 4200 万的成交量,而曾位居铁王座的 CryptoKitties 则用三年之久才完成 2900 多万的成交量。

NBA Top Shot 短时间内蹿红背后,麦子钱包产品经理陆遥远认为有三大原因,一是实体球星卡的收藏历史,球迷早已接受该类周边,能够接受电子球星卡、区块链球星卡;二是粉丝经济,NBA 球星的推荐与开发团队知名度,使得该类收藏品爱好者闻风而动;三是互联网产品的体验,不需要收藏者先学会使用区块链并创建钱包。

不得不提的是,风靡加密圈的 NBA Top Shot 与 CryptoKitties 都是出自 Dapper Labs 之手。得益于 CryptoKitties 的大获成功,Dapper Labs 积累了一定名气,并且其在过去 4 轮融资中获得了共计 5100 万美元融资,投资阵容包括 Coinbase Ventures、a16z 等机构,以及斯宾塞·丁维迪(Spencer Dinwiddie)、安德烈·伊戈达拉(Andre Iguodala)、阿隆·戈登(Aaron Gordon)、加勒特·坦普尔(Garrett Temple)、(贾维尔·麦基) JaVale McGee 等著名 NBA 球星。

尽管来自同一团队,但两者却不尽相同。首先是用户画像,即便 NBA Top Shot 的历史成交量超越了 CryptoKitties,但其买家和收藏者数量却无法与之媲美。从 CryptoSlam 的数据来看,NBA Top Shot 的买家数量仅占 CryptoKitties 的 21.1%,收藏者数量仅占 34.3%。与此同时,在售价最高的前 15 名加密收藏品中,NBA Top Shot 仅 2 幅作品,而 CryptoKitties 数量占据近一半。也就是说,NBA Top Shot 更多的是由巨鲸玩家主导,著名 NFT 藏家 WhaleShark 近期在推特上披露的两个估值高达的 1580 万美元 NBA Top Shot 账户也从侧面证实了这一点。

1.5 万倍超高回报率、融合盲盒玩法背后,NFT 仍是巨鲸乐园

来源:CryptoSlam

其次是出圈能力,作为首款现象级的 NFT 游戏,CryptoKitties 的投机性远大于娱乐性。同时,由于 CryptoKitties 是基于以太坊开发的,以太坊“路不够宽”的发展桎梏使得 CryptoKitties 不得不面临高 Gas 费和网络日益拥堵等问题,这些问题也在很大程度上阻碍了当时 CryptoKitties 进一步探索 NFT 发展的可能性。而 NBA Top Shot 是基于公链 Flow,这是条 Dapper Labs 专门为游戏开发的区块链,主要是解决网络拥堵和降低使用门槛问题,相比以太坊而言对开发者更为友好,可有效避免 CryptoKitties 曾经面临的发展困境,面向更大群体。

不仅如此,NBA Top Shot 的出圈能力更甚于 CryptoKitties。顶着 NBA 官方授权甚至发文打 Call 的光环,以及安德烈·伊戈达拉、贾维尔·麦基、斯宾塞·丁维迪、加勒特·坦普尔、亚伦·戈登和泰勒·赫罗等众多著名球星也都纷纷“应援”支持,NBA Top Shot 正受到更多传统体育行业,甚至更广泛群体的关注与参与。例如粉丝数达 240 万的迈阿密热火队新秀 LeBron James 就在自己的 Instagram 上为 NBA Top Shot 声援。

相比 CryptoKitties,NBA Top Shot 显然更具扩圈能力。但这个“区块链版盲盒”高收益背后隐藏着不少风险,类似 Pranksy 这样的逆袭者仅为少数。“收藏无价,风险在于人们对 NBA Top Shot 的购买行为是投资还是收藏,如果把它当做投资品、拼运气抽稀有卡包、倒卖捡漏等谋利工具,那很大可能获得失败。如果仅当做一种体验、收藏自己喜欢的球星卡那不会存在风险。毕竟使用了区块链技术使得球星卡免去了鉴定、保养等繁琐的工作,更加大了球星卡的流转效率。”陆遥远指出。

此外,NBA Top Shot 的提币有着较长的周期,也引发了外界的担忧。近日,The Block 研究分析师 Ryan Todd 发推质疑道,NBA Top Shot 的开发团队 Dapper Labs 是否有明确的提币政策。之前 NBA Top Shot 的提币需要 8-9 个星期时间才“被允许提币”,现在又改成需要 6-8 个星期的时间。目前 NBA Top Shot 销售额高达 4000 万美元,那么这意味着此笔巨款可能需要耗费几个月时间才能被提取。

1.5 万倍超高回报率、融合盲盒玩法背后,NFT 仍是巨鲸乐园

来源:Ryan Todd

对此,Dapper Labs 创始人解释称,这是较为保守的时间,实际上几乎所有的提币需求都会在两周内完成处理。不过,提币问题也是其目前首要改善的任务,他们会增加反洗钱、欺诈等方面的人才,加快 NBA Top Shot 的提币进度。

 

Layer 2 将成 NFT 爆发基建

NFT 看似处于爆发边缘,实则尚是“虚火”。

尽管 NBA Top Shot 似乎正让 NFT 这把火越烧越旺,但现实却是大部分 NFT 项目仍不温不火,市场上二八分化严重。CryptoSlam 数据显示,在历史成交量前十的项目中,排名靠后的八个项目的成交量总和仅与 NBA Top Shot 打个平手。

其他 NFT 游戏要想实现齐头并进式的发展,陆遥远认为,首先需要处理好圈外用户使用的体验,把加密货币作为其中的一种支付手段。例如 Niftygateway、Opensea 等 NFT 平台是能够做到的,但大部分 NFT 应用并未做到这一点,这是他们值得学习的。其次游戏的切入点是自身带有情感的用户,而不是自己重新描绘的世界观和打造的小众 IP,强大的 IP 与粉丝经济的结果。

实际上,NFT 早在去年就已在 NFT 圈内小火了一把,尤其是 MEME、DEGO 等 NFT+DeFi (去中心化金融)的结合品种让市场眼前一亮。然而,创新模式尚待验证、基础设施不完善等因素使得 NFT 只是搅起几朵水花,并未掀起大浪。

对此,陆遥远解释道,NFT 的主要阵地还是在以太坊,但由于以太坊的限制(高昂 Gas、缓慢的确认速度、半中心化单点故障、区块大小限制)一直限制着 NFT 赛道的发展,真正世界的资产多是非同质化的,NFT 在未来是非常重要的,NBA Top Shot 可以引起小范围的爆发,但它属于球迷和对篮球有些许了解的用户,还未成为更通用的 NFT 应用。如果 Layer2 在 2021 年获得爆发,NFT 利用 Layer2 的优势也会获得爆发的机会。”

尽管 NBA Top Shot 的影响力受限,但在陆遥远看来,近期 NBA Top Shot 参与人数较多且多为圈外用户,能够让他们逐渐了解并相信区块链和 NFT 技术,甚至他们不需要知道原理就已经在使用,NBA Top Shot 的走红对区块链行业、NFT 赛道而言都是受益的。

“NBA Top Shot 正在成为‘特洛伊木马’,让真正的球迷粉丝和收藏家能够收集到他们真正想要的东西。”正如 Pranksy 所言,这或许就 NFT 给传统世界带来的可能性。

本文来自PANews,本文观点不代表格时财经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侵权,请联系编辑删除。

免责声明:作为区块链信息平台,本站所提供的资讯信息不代表任何投资暗示。鉴于中国尚未出台数字资产相关政策及法规,请中国大陆用户谨慎进行数字货币投资。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