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币圈大佬”爆炒NFT:有人囤头像价值过亿,有人两月赚千万

“币圈大佬”爆炒NFT:有人囤头像价值过亿,有人两月赚千万
作者 | 马圆圆
编辑 | 康晓
出品|深网·腾讯新闻小满工作室
“什么叫成功人士,你知道吗?成功人士就是买什么东西,都买最贵的,不买最好的。”冯小刚电影《大腕》里这句充满黑色幽默的台词,适用于当下火爆的NFT市场。
6934万美元一幅的数字画、50万美元一张的石头图片、18万美元一枚的猿猴头像……国外艺术领域掀起的NFT热潮从年初延续至今,随着越来越多的艺术家、明星、企业、品牌和个人玩家涌入,自带“天价”标签的NFT逐渐出圈,成为炙手可热的商业概念。
“币圈大佬”爆炒NFT:有人囤头像价值过亿,有人两月赚千万
国内玩家纷纷入局。数字内容创作者张晨(化名)在今年7月发布了10000枚NFT头像,这些起售价800元的头像不到一个月就迅速售罄,目前在二级市场已经涨到了4000多。张晨告诉《深网》,没想到自己设计好“零部件”、然后用算法随机生成的头像会如此受欢迎,以至于他现在想要新的头像也只能花高价购买。
大多数人不能理解,把一张艺术作品做成NFT后怎么就能值那么多钱?NFT全称为Non-Fungible Token,意为非同质化代币。不同于比特币等同质化代币可以相互替换,每一枚NFT在区块链上都有独特标识,独一无二、不可拆分。同时,区块链技术决定的“去中心化”,能够实现超越国别地理的广泛交易。
外界对NFT尚未达成共识。一些人认为NFT就是一个炒作概念,本质就是JPG图像,与泛滥的各类数字货币没什么区别;另一些人认为NFT是通向未来的钥匙,它解决了传统互联网“复制粘贴”难以保护知识产权保护的问题,甚至是未来元宇宙等应用场景中基础设施级的技术。
孰对孰错尚言之过早,但可以肯定的是,疯狂炒作的投机者绝非被NFT的应用前景所吸引,而仅仅是希望通过低买高卖赚取利润。NFT领域资深玩家李闻告诉《深网》,她认识有人靠交易NFT头像,在过去两个月赚到了数百万;圈内有人囤了几十枚稀缺的头像,目前市场价值过亿。
炒作者主要来自币圈,那些在本轮数字货币牛市中赚到钱的“币圈大佬”,制造了足够的买盘,从而支撑着各类让人费解的NFT产品的价格。“去年以来,没有哪个行业的财富增值速度超过币圈,这些钱来得容易,很多人消费起来也不心疼。买传统的东西对他们没有意义,就是要买一些外界看不懂的东西,来形成圈内的文化认同。”李闻说。
李闻描述,她认识一位98年的女生去年炒币赚了钱,不久前也花了数百万购买NFT资产,“这种现象在圈内很常见”。
绝大部分NFT产品本身是没有价值的,因为其生产边际成本几乎为零,任何人都可以制造,而且定价权完全掌握在发行者手中。一位NFT发行方向《深网》直言,如果发行的NFT涨价过快,他完全可以通过增发的形式把价格打下来。
“这就是一个击鼓传花的游戏,只要有人接盘,这个游戏就可以玩下去。”一位资深数字货币玩家对《深网》表示。
人为制造稀缺的炒作
NFT艺术最早始于2017年。当年,Larva Labs公司开发了一款像素头像生成器,生成了约1万个各不相同的像素头像,这些自带“朋克”气质的头像被命名为CryptoPunks(加密朋克),CryptoPunks随后被挂到区块链上,拥有了流传和收藏价值。
同年,受CryptoPunks影响的Crypto Cats公司,推出了一款名为CryptoKitties(密码猫)的游戏,玩家可以在游戏里通过代码创建“密码猫”,这些独一无二的“密码猫”被储存在以太坊上,用以确认玩家所有权的以太坊ERC 721协议随后诞生,这成为后来NFT非同质化代币的编程标准。
“密码猫”在2017年曾被炒到10万美元一只,但在随后三年的币圈熊市中少有波澜。
再次引爆热潮的是一场拍卖。今年3月,数字视觉艺术家Beeple一幅名为《每一天:最初的5000天》的NFT作品,从100美元的底价一路拍卖到6934万美元,轰动了艺术界。
“币圈大佬”爆炒NFT:有人囤头像价值过亿,有人两月赚千万
同样在3月,一位买家以9.5万美元购买街头艺术家Banksy的作品《白痴》后,直播烧毁了原作,并将生成的NFT作品挂到了Opensea(国外最大NFT交易平台),最终,NFT版本以超过原作4倍的价格成交。
这些“天价”的加密艺术作品,顺势带火了NFT头像市场。相较艺术作品,头像在收藏属性之外,增加了使用功能。最早的CryptoPunks是市场上的奢侈品,其中越独特、越稀有的头像价格越高,目前最贵的高达4200ETH,约合757万美元。
一些“出圈”的头像也价格不菲。NBA球星库里不久前花费18万美元,购买了一件“无聊猿”NFT作品,并换成了头像。“无聊猿”是无聊猿俱乐部推出的1万只猿猴主题NFT作品,库里购买的这只“无聊猿”因为眼睛、皮毛等地方的特征罕见,所以价格不菲。
“币圈大佬”爆炒NFT:有人囤头像价值过亿,有人两月赚千万
回顾NFT艺术蹿红的过程不难发现,其交易市场很大程度上是一场人为制造稀缺的炒作。当然,这种物以稀为贵的逻辑,符合经济学的供需关系。
一些人认为NFT艺术品交易的本质与盲盒如出一辙。“NFT艺术品和盲盒的玩法差不多,头像本身没有多少物料价值,价格来源是流通过程中的运营和人为制造的稀缺性。火化这样的行为艺术有一定先锋性,但是从目的论来说,还是制造稀缺。”上述资深数字货币玩家对《深网》表示。
卖家通过增发或回收等手段进行价格操控也并不罕见。“很多团队都把发行NFT头像看作第二次ICO发币,说到底还是带着收割韭菜的心里,有卖家通过反复回收来炒高价格,可以说是币圈第二了。”该数字货币玩家说。
不过即便知道这一点,还是有人愿意高价买入NFT艺术作品/头像,其中重要的原因之一是NFT具备的社交属性。“很多在币圈牛市中赚了钱的人,想在现实世界证明自己,他们有消费需求,也有彰显自己财富的欲望。比如说孙宇晨(波场TRON创始人)花1000多万美元买一个NFT头像,你很难想象他是在做艺术品收藏。”NFT领域资深从业者李闻对《深网》表示。
尽管面临种种质疑与现实问题,但NFT艺术市场还是以极快的速度增长。根据Dune Analytics数据,全球最大的NFT交易平台OpenSea,8月份以太坊的交易额达到34亿美元,是7月份的10多倍
而除了艺术品之外,NFT也被应用到区块链游戏、音乐、视频等多个领域。一款叫做《Axie Infinity》的游戏在过去两个月走红,玩家可以在游戏里买宠物(Axie),并且将它们当作NFT,能够用来喂养、战斗和交易。目前,这款游戏的日活用户超过了100万,7月份收入超过了1.96亿美元。
巨大的财富效应下,越来越多的国内玩家开始入局,其中不乏通过发行NFT资产实现变现,或者通过低买高卖赚到钱的人。
财富效应下入局的国内玩家
从去年十月份开始在NFT领域创业的李闻,是国内数字艺术领域最早的创业者之一,她最初做了一家加密艺术画廊,主要业务是把艺术家的作品制作成NFT后出售。近一年来,李闻见证了国内加密艺术行业的飞速发展:创作者快速增长、艺术作品同步迭代。
“去年十月份国内还没有加密艺术家,《最初的5000天》拍出6000多万美元震惊了国内艺术圈,很多人觉得这是一个新的范式,就迁过来了。今年三月份国内NFT艺术创作还比较浅显幼稚,到了五月份有创作者开始使用三维技术,到了七月份有创作者已经把NFT作品和区块链游戏、元宇宙相结合。”李闻回顾。
NFT玩家目前在国内已经不限于艺术领域,包括图片、视频、游戏创作者都进入了圈子。李闻告诉《深网》,她现在与一些内容创作者合作发行NFT资产,这些内容创作者大多在B站等视频平台拥有相当数量的粉丝群,他们希望通过市场运营实现内容变现,同时打造个人IP品牌。
与李闻有过合作的内容创作者张晨,是圈内少数成功实现NFT资产变现的人。张晨原本是B站拥有百万粉丝的文化内容UP主,今年年初,张晨接受了来自币圈资本的投资,投资人告诉他如果想要实现内容变现,可以走NFT这条路。
张晨告诉《深网》,他做NFT的原动力是因为传统内容领域变现困难。“像我们这样的原创作者,如果只是依靠平台创作激励很难生存,如果接商业广告,又会限制自己的创作空间,而且最后算下来也很难赚到钱。”
投资人当时给张晨看了一些已经发行的NFT项目,包括最火的CryptoPunks。“就这玩意儿能值那么多钱?一只猴子按照国内的美术标准,成本最多也就400块,凭什么卖20万美金?”张晨当时看完之后的第一反应是,自己做肯定也可以。
不试不知水深,现实很快给张晨上了一课。项目开始后他才发现,市面上发行的NFT头像项目,很少有卖完的。“难点在于共识建立的问题,为什么有人想要买这个东西?一个模型卖几百块钱是很容易的,但如果有一万个模型,还是卖几百块一个,那买家可能就要犹豫了,因为大家都知道,这东西成本几乎为零。”张晨说,“最难的是引发用户的购买想法。”
“现在的情况就好比在听说一名著名当代画家的某幅画作卖了数百万美元后,有些毫无绘画技巧或经验的人便想着也开始画画,以为在帆布上画的作品都可以卖几百万美元。”FRNT Financial首席执行官史蒂芬·奥雷特的说法,是大多数NFT创作者入局后面临的现实。
凭借多年内容创作的积累,张晨和团队在今年7月发行了包含中国传统文化元素的NFT头像,10000枚起售价800元的NFT头像,不到一个月迅速售罄,目前在二级市场已被炒到4000多元一枚。这并非张晨的初衷,他表示自己更希望强调这些作品的消费品属性,而不是被投机者炒作。
除了张晨这样的NFT发行方,国内NFT玩家还有推手经济商、玩家组织、一级和二级市场等角色。
某数字货币交易平台创始人陈露告诉《深网》,目前国内一级市场的主流投资机构基本都在关注NFT赛道,也有投资人自己购买NFT艺术品,不过整体上,还是二级市场的收藏者和投机者比较多,推手经济商还相对较少。
今年初,陈露把平台的交易品类从单纯的数字货币,拓展到了NFT领域。她认为,炒作NFT艺术品和头像的现象不会持续太久,泡沫可能会起到了快速教育市场的作用,随着基础设施的建设,越来越多的人会接受NFT概念,未来,整个内容行业的创作机制和生产关系可能会较大的改变。
这当然需要时间来验证,但NFT的确正在被应用到越来越多的行业,其积极的一面也应该被看到。
NFT可能是通向未来的钥匙?
NFT的本质是权证,即数字资产真实性与所有权的可靠证明,因此NFT在数字内容版权保护方面具有天然优势。
比如一直存在版权保护问题的音乐领域。胡彦斌、阿朵等歌手近期相继推出了NFT唱片、专辑,多家音乐版权平台宣布推出NFT板块,或与NFT平台达成合作。NFT作品上链后所具有的唯一和不可更改特性,能为数字内容IP和版权保护提供绝佳的解决方案。
NFT也为内容创作者提供了新的变现渠道,张晨这样数字内容创作者通过发行NFT资产完成了变现,而且在作品的后续流通交易环节,也能一直享有一定比例的交易抽成。
与此同时,NFT在一些特定领域的应用也创造了新的商业价值和就业。前文提到的游戏《Axie Infinity》,日活用户超过100万,7月份收入超过1.96亿美元;这款基于区块链和NFT的游戏还创造了全新的Play-to-earn模式,为许多玩家提供可观的收入。
“币圈大佬”爆炒NFT:有人囤头像价值过亿,有人两月赚千万
海外知名博主NotBoring在一篇文章中写道,《Axie Infinity》证明了加密技术很多重要的事情:1、NFT发展的很好,它们的成功不需要高价格的艺术品销售;2、很多对加密技术并不感冒的人,通过一款游戏“上了车”;3、加密技术可以为全球各种类型的人们创造新的经济机会;4、加密技术的网络效应可以创造带有护城河的不可思议的快速增长。
出圈的NFT的缺让加密技术被更多的人所关注。一位头部公有云服务商告诉《深网》,最近几年很多云服务项目都用到了区块链技术,比如医院病例、银行单据等等,但是整体应用场景比较窄,普通人很难理解,也很难感受到。NFT很可能会加速区块链技术的普及。
该服务商认为,目前很多互联网大厂积极推出NFT项目,一个主要目的也是推广区块链应用。
有观点认为,NFT最大的想象空间是在元宇宙场景中。按照目前流行的概念,元宇宙是由人创造,由玩家所构建的虚拟世界,每个玩家都以数字的形式存在,对应到目前的NFT就是,你所拥有的独一无二的NFT头像/艺术品,在元宇宙世界里有可能兑换成相应的数字资产。
也就是说,NFT将是元宇宙中基础设施级别的存在。
数字内容创作者张晨对此深信不疑,他近期辞去了某头部互联网大厂的工作,决定在NFT领域全职创业。他认为未来在元宇宙中,只要与权证相关的东西都可能NFT化,这将彻底重塑整个消费零售和文化创意市场。
张晨认为NFT头像的炒作行为不会长久,“现在国内的NFT项目大部分都是国外传入的,国内无论发行方还是买家,很多都是抱着捞一笔就跑的心态,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玩下去,大家都没有文化自信了。”张晨说。
张晨称,他希望在符合监管的区块链上,使用合规的支付和纳税方式,提供不以炒作为目的的NFT商品,“做成NFT领域的淘宝”。技术本身没有好坏,关键看人们如何使用。

本文来自腾讯科技,本文观点不代表格时财经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侵权,请联系编辑删除。

免责声明:作为区块链信息平台,本站所提供的资讯信息不代表任何投资暗示。鉴于中国尚未出台数字资产相关政策及法规,请中国大陆用户谨慎进行数字货币投资。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