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被扎克伯格忽悠了:元宇宙难救Facebook,国内风险投资还在观望

​​撰文 / 薛永玮

编辑 / 游勇

扎克伯格彻底疯狂了。

10月29日,Facebook的创始人扎克伯格宣布公司改名为“Meta”(意为元宇宙的元),并把公司股票交易代码改为了“MVRS”。而公司总部前的大拇指背景板被撕下,换成了一个“无限”符号。“从现在开始,我们将以元宇宙为先,而不是以Facebook为先。”小扎在公开信中说。

扎克伯格的每一次动作都会在网上引起一堆嘲讽和调侃,这次有人说小扎不要“Face”了,也有人说新logo与微信视频号logo非常相似,看上去只是调整了一下角度。

别被扎克伯格忽悠了:元宇宙难救Facebook,国内风险投资还在观望

不过,在一众互联网大佬里,扎克伯格对元宇宙最为激进。他在很早之前就把Facebook定义为元宇宙公司,并在各种场合鼓吹元宇宙。这个集合了人工智能、区块链、物联网技术的新概念,成了被疯狂追捧的新鲜事物。大家都害怕错过,害怕被时代抛弃。

然而,尽管有美国上市公司被资本追捧,也有互联网大厂在积极背书,但这个连概念本身都没有达成统一的新鲜事物,一切看起来都还非常初级。

元宇宙的这张大饼,一不小心就容易消化不良。

一个旧词汇

元宇宙这个概念突然火起来,与一家名为Roblox的游戏公司有关。

今年3月,Roblox在美国上市,它创造了资本市场上最刺激的故事——上市当天股价上涨50%,随后几个交易日,市值一度突破500亿美元,被称为“元宇宙第一股”。Roblox招股书中描述的元宇宙世界,仿佛瞬间触通了投资人和创业者们的敏锐神经,觉察到新世界已经在招手了。

这是一款给青少年玩的多人创作游戏,它玩起来会让人觉得非常幼稚。与其说是一款游戏,它更多是提供了一个创作游戏的平台,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数字身份来进行社交,甚至平台上获得的Robux货币可以与真实货币转换。除此之外,Roblox还支持VR设备,增强用户的沉浸感。这些要素被认为是与元宇宙的概念不谋而合。资本的追捧让人看到了一个风口的诞生。

4月,AR/VR游戏开发商Epic Games完成10亿美元融资。而字节跳动投资元宇宙概念公司代码乾坤,该公司拥有与Roblox理念相似的青少年创造社交平台《重启世界》。8月,字节跳动以90亿元人民币价格收购VR硬件厂商Pico。

扎克伯格对元宇宙的火热也功不可没。Facebook作为对元宇宙最狂热的互联网巨头,今年7月,扎克伯格宣称将在五年内打造一个元宇宙公司。9月,Facebook又承诺投资5000万美元打造元宇宙,同时宣布掌管AR/VR业务的负责人被提拔为公司首席技术官。10月, Facebook表示,计划在未来五年内在欧盟雇佣1万名员工,以推动建立元宇宙。

这被认为是下一个连接和交互方式的转变,现在我们通过互联网连接,但未来的连接方式则是元宇宙。它非常讨巧的地方在于:它就像一个筐,把前几年非常火爆的AR/VR、人工智能、区块链都可以往里面包装。

在普罗大众对这个概念都非常陌生时,里面的人在描述一个你无法错过的未来,所有人都告诉你,这就相当于上世纪90年代的互联网。用扎克伯格的话说,“这是一个你置身其中,而不仅仅是可以观看使用的互联网”。

但其实,“元宇宙”不是个新概念。它源自美国作家1992年出版的科幻小说《雪崩》,里面构建了一个真人可于其间生活、社交、与现实世界平行的共享虚拟世界。

而除了这本元宇宙的圣经,创业者们提及最频繁的是2018年上映的电影《头号玩家》。导演斯皮尔伯格描绘了一个非常科幻的绿洲世界:穿戴上VR设备之后,人们可以去任何自己想去的地方,通过劳动和竞技可以赚钱(经济系统),这逐渐让生活在绿洲里的人形成了一套独特的价值理念和文化特征(文明)。

这个概念终于在资本的鼓吹下,成了风口。然而,人们却很难用文字准确地描绘它。

谁在炒作元宇宙?

黑色的屏幕上一张大大的白板PPT不断翻页,每一页PPT上只有一行宋体字,有时一页PPT甚至只有一个字。屏幕后是一个干脆、不容置疑的声音,在用最精炼的语言,试图向所有的在线听众描述一个“美丽新世界”。

“有什么比赚钱重要的吗?”

“朋友们,当然有,是理想。”

“那有比理想更重要的吗?”

“当然也有,那就是一边实现理想,一边赚大钱。哇,太棒了,简直完美!”

讲到这里,屏幕后的声音也开始激动起来,“元宇宙是怎样的一个世界呢?它就是一个可以一边实现理想,一边赚大钱的世界和未来,太美好了!”

这是今年5月10日的一个晚上,38岁的元宇宙资本创始人陶荣祺通过在线直播的形式,开了个30分钟的元宇宙专场。一个月之前,他还在南京专门成立元宇宙资本,全面转型元宇宙赛道。

在各种形式的会议论坛上,人们相互打探,交流对元宇宙的最新认知。因为频繁被问到元宇宙,陶荣祺后来都不耐烦了。他会根据对方的年龄、兴趣爱好,武断地劝退对方:“70后?太落伍了”、“你经常玩游戏吗?不玩?那算啦。”

大家都害怕被时代抛弃。刘怀洋正沉浸在每天超负荷的工作中。他曾在2017年成立虚实交互的人工智能企业,最近因为元宇宙,业务都多了起来,一天有10个会等着他,除了常规的业务合作交流,还包括许多瞄上他的投资人,以及各种协会和联盟组织。

“那些找来的人,大多都是FOMO心态(Fear Of Missing Out),他们并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但是害怕被时代给抛弃掉。”刘怀洋虽然正迎来行业的爆发期,但他也经历过低谷,所以很能理解。

概念火起来之后,与元宇宙相关的论坛和峰会在国内遍地开花,很多场次都是爆满。而在这个时候,炒作概念变得非常容易,只要你想,都可以标榜自己是一家元宇宙公司,然后吸引资本和眼球。

今年9月,投资人王铭传曾参加了一场40余人的元宇宙项目路演会。他印象深刻的一个演讲嘉宾是一位做通信芯片的创始人,给大家播放了一段视频,这是他们花费5年时间,在青藏高原拍摄的30多万张高清照片。

“如果人们以后想看到这种图片,只能在元宇宙中才能得到满足。”这位创始人说,这是一件浪漫的事,而浪漫是元宇宙的其中一个要素。

但王铭传听完后频频摇头,“连元宇宙是什么都没搞清楚。”浪漫都成元宇宙的要素了,照这样理解元宇宙,基本上就是一切了。他听完3个小时的路演,桌面上A4纸上的活动议程里列的11个项目,被他用笔划掉了10个。

“连做传统机器人的人都被拉去元宇宙的会议了,但其实这根本不沾边。”王铭传发现大家不仅对元宇宙理解有偏差,甚至开始拉项目去凑数。

而元宇宙相关项目的融资规模则在大幅增加。据VRPinea数据统计,全球单4月VR/AR/AI领域就完成了近80亿人民币的融资,几乎相当于上一个月的4倍。2021年以来,包括经纬中国、真格基金、五源资本、复星创富等在内的一线基金均已入局。而字节跳动、腾讯、阿里这些互联网大厂都有所动作。

0glass创始人苏波发现,有一些以前做VR会议的公司,现在给老产品简单包装,也开始说自己在做元宇宙,“过半年看就是笑话,甚至还用不上半年。”

周浩也发现,身边一些做VR硬件的人被带动起来,拿着原来的BP继续找投资,“你看,原来的BP我又用上了。”

苏波最不理解的是那些做传统IT、游戏、社交的公司来蹭热度。9月初,A股上市公司中青宝计划推出一个元宇宙酿酒游戏《酿酒大师》,游戏还没有面世,股价已经被炒翻天,10天时间涨了1.34倍。另一个频繁更换业务的汤姆猫,宣布布局元宇宙和VR后,股价也连续多日上升。

国内社交软件Soul干脆把slogan改为了社交元宇宙。而其所宣传的元宇宙,无非是将社交的虚拟头像替代真人照片,同时基于AR技术,加入了一些游戏化的玩法。

而一向热衷炒作的币圈显然不会放过这样的热点概念。元宇宙不仅需要社交、游戏,也需要去中心化的货币,这与币圈那套逻辑不谋而合。

一直关注币圈的周浩,很明显感受到币圈最近对元宇宙概念的骚动。周浩所在的一个海外炒币社群里,每天都有数十条自动发送的元宇宙项目游戏,邀请买币体验。他点进链接发现,有些项目网页的UI设计很简陋,社群内讨论的人话术也很相似,“一看就是来圈钱的”。

周浩身边的币圈人士还盯着社交平台,搜“元宇宙游戏”,看谁的项目能打动自己,然后豪爽地买币。他们希望能在这次浪潮中找到下一个“百倍币”,让本金发挥出100倍的价值。哪个概念火,哪个项目有明星背书,都会成为他们追逐的对象。

在三里屯的一家茶餐厅里,匆匆赶来的币圈创业者徐继哲给AI财经社演示什么是元宇宙中的NFT资产(非同质化资产),他还饶有兴致地建议我们把这篇关于元宇宙的报道,首发成一个NFT放到虚拟世界里售卖,“这将成为第一篇生成NFT的新闻报道,很有划时代意义”。

未来还很遥远

相比今年4-6月份的狂热,陶荣祺已经冷静下来了。他觉得,自从7月以来,整个元宇宙的市场和认知体系已经没有更新能力了。在和同行聊天中,元宇宙已经没有什么新内容可以超出他的认知。

“这是个令人不安的信号,这意味着我们得放慢脚步了,需要谨慎起来。” 陶荣祺告诉AI财经社,他们公司官网停止了相关内容更新,因为“已经没什么可讲的”。

关注元宇宙相关项目的复朴投资合伙人詹冉也调整了节奏。看了几个月后,发现项目还处于发展的初期,还远没有到要抢项目的阶段,“抢项目,一定是行业里头已经有优质内容冒出来,但现在国内市场的情况是水分还比较大。”詹冉对AI财经社说。

资本的热忱传输到创业者端,火候更是大不如前了。最近半年,苏波至少接待了五六个因为元宇宙慕名而来的投资人,但这些人都没有真正出手,只是处于观望状态,“现在的人更多是想了解,等了解完了,元宇宙的概念已经进入冷静期了。”

而过去几年,类似的情形在一个又一个风口中上演,短暂的热情之后很快归于冷静。比如发展多时的人工智能(AI)行业,一度被认为会掀起新的一轮科技浪潮,并出现了以商汤、云从、旷视、依图为代表的“AI四小龙”,融资也相当顺利。

然而愿景很美好,现实却很残酷。AI四小龙在2018年经历高光之后,如今都陷入业务发展的瓶颈,AI技术并没有太多的落地场景和现实需要。到目前为止,这四家企业没有任何一家上市成功。

元宇宙的理想状态也离现实还非常遥远。在刘怀洋看来,未来真正的元宇宙,绝对不是一家科技巨头能够完成的,它是由多个团队,多家公司,甚至与大众合力完成的,是一个去中心化的组织。

“元宇宙是未来的趋势,但这个未来不是3-5年,而是20年以后。”苏波对AI财经社直言,这还是一个非常遥远的概念,就好比是互联网发展初期的局域网。

扎克伯格自己也承认:“元宇宙的投资并不能立刻带来利润,预计到这个十年的晚些时候,或会更像个真正的商业故事。”

这不是谦虚和客套。元宇宙全景图里的技术,大部分都还不成熟。以扎克伯格自家产品为例,虽然旗下的VR硬件Oculus 已经做了多年,也是业内体验最好的VR硬件设备。但即便如此,相比于手机电脑,Oculus 依旧不是主流的硬件设备,用户体验依然还非常初级。

相比之下,有着丰富硬件产品经验的苹果CEO库克看得更加理性,他说会远离这些流行词汇,并且他更愿意称“元宇宙”为AR(增强现实)。

但扎克伯格之所以如此激进地投入和宣传,或许有自己的苦衷。

事实上,Facebook的自身业务这几年也遭遇了重重挑战。除了反垄断、隐私等监管诉讼,Facebook的年轻用户也在大量流失,新用户增长明显放缓,用户对这家公司的不满与日俱增。

据美媒报道,美国青少年花在Facebook上的时间在今年三季度同比下降了16%,而全球日活用户数的增长也大幅放缓。反观Tik Tok则依然增速疯狂,并且全球下载量超过了Facebook,让这位曾经的社交霸主有些黯然失色。

对于扎克伯格而言,不管是真的看好元宇宙的未来,还是为了转移眼下增长的矛盾和监管压力,他都需要有更好的故事和概念。

(刘培对本文亦有贡献。 文中王铭传、周浩、刘怀洋为化名。)

本文来自AI财经社,本文观点不代表格时财经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侵权,请联系编辑删除。

免责声明:作为区块链信息平台,本站所提供的资讯信息不代表任何投资暗示。鉴于中国尚未出台数字资产相关政策及法规,请中国大陆用户谨慎进行数字货币投资。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