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风作案!10部委发文之后,BKEX币客等交易所仍正常运营、引流揽客

图片
在交易所“巨头”纷纷宣布清退大潮中,也不乏个别平台试图顶风作案。其中一家叫BKEX(币客)的交易所仍在宣传可以在国内正常使用和交易,伺机引流揽客。
文 | 徐赐豪
我国对虚拟货币的监管力度越来越大,可是面对暴利,仍有不少以身试法者。
9月24日央行、公安部等10个部委发布《关于进一步防范和处置虚拟货币交易炒作风险的通知》(下称《通知》)。明确境外虚拟货币交易所通过互联网向我国境内居民提供服务同样属于非法金融活动。对于相关境外虚拟货币交易所的境内工作人员,以及明知或应知其从事虚拟货币相关业务,仍为其提供营销宣传、支付结算、技术支持等服务的法人、非法人组织和自然人,依法追究有关责任。
在国内的严监管之下,火币率先表态退出中国大陆市场,随后币安、OKEx、抹茶等交易所纷纷宣布退出中国大陆的时间表。
在交易所“巨头”纷纷宣布清退大潮中,也不乏个别平台试图顶风作案。《区块链日报》记者注意到,一家叫BKEX(币客)的交易所仍在宣传可以在国内正常使用和交易,伺机引流揽客。
行业人士告诉记者,新规再次表明监管态度,将过去一段时间市场上没有明确的“灰色地带”进行了厘清,交易所的灰色地带已经没办法存在。一些小交易所趁大交易所在退出中国之机引流揽客的行为,风险极高;对投资者而言,那种找不到公司、找不到实控人的交易所,跑路风险也极大。
BKEX声称不清退用户

有读者向《区块链日报》记者爆料称,一家叫BKEX(币客)的交易所声称不清退用户,还在大肆做活动“引流揽客”。
记者发现,该交易所在9月26日发布公告称“BKEX平台运营一切正常,所有服务都正常使用,且用户资产绝对安全。”此外,BKEX(币客)交易所还在做充值送虚拟货币的引流活动,同时正在大力招合约代理商。
为了争夺撤出其他交易平台的客户,BKEX推出了充值送币、注册就送USDT、送体验金等活动。它还在不少社交软件、群聊中发布此类宣传语,有的还附上了活动图片和二维码。
 
图片
9.24《通知》发布之后,BKEX公告称仍将正常运营
《区块链日报》记者以投资者身份咨询,BKEX一位黄姓招商人员回复,做BKEX合约代理可以拿到70-85%的高额提成收益。
“你们不会跑路吧?”记者问道。
“BKEX你没有听过吗,已经是3年的老品牌了,背后的老板是纪佳铭。”黄姓人员一再保证,“不会跑路,放心吧。”
当记者提出要去BKEX的运营中心考察一下时,对方称“现在是特殊时期,不方便接待考察,等风声过后可以去深圳见面。”
据公开资料,BKEX创始人纪佳铭(化名纪京言)在多个公开场合表示,所有联合创始人身价至少八位数以上,不会说因为一点钱就跑路。BKEX在国内曾经的运营主体是成都市德辰币客天下科技有限公司。
据天眼查显示的工商资料,成都市德辰币客天下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8年5月14日,注册资本2000万人民币,原法人代表为纪佳铭。不过当年8月23日,法人代表变更为高学武。
记者多次拨打高学武在工商登记资料中的电话联系采访,截止发稿,电话一直关机中。
值得注意的是,成都市德辰币客天下科技有限公司在2018年拥有交易所BKEX的商标以及币客软件的软件著作权,不过高学武在2019年6月已经注销该公司。
据一币圈人士钟杰(化名)向记者透露,纪京言原名纪佳铭,币圈很少人用真名,纪京言只是一个隐藏的身份。
《区块链日报》记者通过币客海外投资者社群联系纪佳铭采访,但他一直不接电话;随后记者给他发送采访提纲,截止发稿,对方暂无回应。
记者联系BKEX币客官方客服,对方回应目前暂停了中国大陆地区的新用户注册,并让记者留下电话,相关人员会联系记者。但截止发稿,BKEX币客方面也无人联系记者。
10月18日,《区块链日报》记者实测发现,BKEX(币客)交易所在国内还可以正常注册。但是11月3日再次实测,发现大陆地区已经注册不了。
 
图片
BKEX的揽客海报
BKEX曾发生多起维权事件

钟杰向记者表示,BKEX在业内的口碑并不好,曾发生过联合项目方割韭菜,被投资者维权的事件。
据澎湃新闻报道,2020年10月16日晚,ZWS首发BKEX交易所。该项目也是BKEX集团旗下的投资机构币客资本的被投方。
项目上线BKEX当日,ZWS开盘即破发,不到1分钟的时间里,从开盘价0.175 USDT左右下挫至0.01 USDT。上线次日即10月17日凌晨,BKEX以触发风控为由下架了ZWS。
2020年11月,BKEX交易所遭到大量的受害者维权。受害者在成都高新区东方希望天祥广场打起横幅,指责BKEX交易所恶意侵占用户资产,直接无条件冻结账户,无法提币等问题。
一位四川当地的币圈人士向《区块链日报》记者透露,他一朋友在BKEX亏了几百万,在天祥广场并没有找到他们的运营中心。
“BKEX交易所在四川的运营公司早已注销,也没有机构担责,即使真的想要维权也不知道去哪里维权。”上述币圈人士表示。
一位接近某交易所的人士告诉《区块链日报》记者,新规再次表明监管的严厉态度,将过去一段时间市场上没有明确的“灰色地带”进行了厘清,交易所的灰色地带已经没办法存在。一些小交易所趁大交易所在退出中国之机引流揽客风险极高,特别是找不到公司、找不到实控人的交易所,跑路风险极大。
那么,诸如BKEX规模比较小的虚拟币交易所在国内继续运行,这种现象是否会成为常态?该怎么进一步规范?
融孚律师事务所律师潘婷向《区块链日报》记者表示,《通知》明确指出开展虚拟货币之间的兑换业务(币币交易所),即使在国内注销了,将公司主体注册在境外。只要其依然向我国居民提供虚拟货币的服务,就涉嫌刑事犯罪。
潘婷律师进一步分析称,现在很多交易所除了币币交易服务外,还提供Defi、类ICO、期货等衍生品服务,所以涉及的刑事罪名比较多,比如非法经营罪、非法发售代币票券、擅自公开发行证券、非法经营期货业务、非法集资等。

本文来自区块链日报,本文观点不代表格时财经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侵权,请联系编辑删除。

免责声明:作为区块链信息平台,本站所提供的资讯信息不代表任何投资暗示。鉴于中国尚未出台数字资产相关政策及法规,请中国大陆用户谨慎进行数字货币投资。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