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厂 NFT 更名「数字藏品」,双十一催生另类热度?

2021 年上半年以来,NFT 的热火从海外社区一路延展至各个领域,在数字艺术品领域的应用尤为突出。

NFT (Non Fungible Token)通常被译作「非同质化代币」。基于区块链技术的 NFT 具有独一无二、不可拆分、无法造假等性质,被称为数字资产真实性与所有权的证明。但客观地看,由于不同地区相关法律、监管有所不同,NFT 在国内大厂的布局中出现了不同的发展路径,从而展示出了不一样的属性。

近段时间,支付宝小程序蚂蚁链、腾讯旗下「幻核」等大厂 NFT 相关产品平台上,先后修改了对这类产品的称呼,目前多以「数字藏品」或「数字资产权益证明」等用词展示。

这样的背景下,互联网大厂们一边公开表示反对一切形式的数字藏品炒作。但另一边,能够观察到的是,有商家在双十一购物热潮中直播上架「数字藏品」。

大厂 NFT 更名「数字藏品」,双十一催生另类热度?

大厂 NFT 更名「数字藏品」

2021 年上半年,国内大厂先后试水 NFT,阿里、腾讯、字节、京东都对于这个概念展示出极大兴趣。

早在 6 月份,支付宝小程序「蚂蚁链粉丝粒」较早地推出了「NFT 付款码皮肤」,这种以敦煌飞天为主题限量发售的 NFT 快速受到了国内市场的广泛关注。该款 NFT 付款码皮肤仅用于支付宝付款码换肤,不允许用于其它商业用途。发售时,蚂蚁链同时强调了 NFT 与「虚拟币」的差别。

当时,在技术采用上,蚂蚁链表示,NFT 是解决数字艺术品确权的一种有效和可靠的技术手段,具有唯一性和不可分拆性,不具有等价交换物的特征,和比特币等虚拟币有着本质区别。

随后,互联网大厂相继加入进来。蚂蚁链连续发售了十几款付款码皮肤和数字收藏品的数字藏品产品,均受到市场的欢迎;腾讯旗下 PCG 事业群推出数字藏品交易平台「幻核」App,该平台上线的「十三邀」、「万华镜数字民族图鉴」等数字艺术收藏品也出现了上线即售罄的现象。

这些产品与同期海外区块链领域 NFT 概念的走红息息相关。

在海外区块链原生市场中,NFT 相对于同质化代币(Fungible Token,如 BTC、ETH 等)而言,NFT 代币具有独特性、唯一性、不可分割性,代表购买数字资产的数字所有权证明,可在区块链上储存和记录独特的信息,并安全、有限、可验证的转让资产的所有权。

理论上讲,NFT 购买者对其持有的 NFT 享有所有权、处分权及收益权。在海外 NFT 市场基础设施相对完善的情况下,大多数海外主流 NFT 交易平台中,NFT 的持有人能够将 NFT 提到个人钱包、进行转移、进行二次交易等行为,目前流动性向好。这种方式也体现了海外区块链行业主张的「 所有权经济」概念的体现。

但在国内大厂主流数字藏品类平台及产品中,很多产品已经公示,持有人对数字藏品本身不享有所有权,不支持玩家间的转让、交易,持有人享有的是某一些权益,类似于数字藏品对应的数字艺术品「副本」的所有权。除此之外,持有人享有的权利往往并不完整,在数字藏品的交易与流通性不强,但市场上仍存在一些流转场景。在二手交易市场平台上,仍有高价数字藏品的身影。

以蚂蚁链公告为例:数字作品的版权由发行方或原作创作者拥有,除另取得的版权拥有者书面同意外不得将 NFT 数字作品用于任何商业用途。公告最后表示,转赠 NFT 数字作品需要满足至少持有该作品 180 天,与受赠人是支付宝好友关系,与受赠人均年满 14 周岁,均通过支付宝实名认证,通过支付宝等风控审核流程等。

此外,国内大部分的数字藏品一经兑换,不支持退换。

大厂 NFT 更名「数字藏品」,双十一催生另类热度?

(腾讯幻核: 数字商品不能转让)

这些规则同时也削弱了 NFT 原生的优点及特性,并大大限制了流动性。虽然引发了区块链技术行业对于「国内 NFT 是否被阉割」的讨论,但大厂们对在数字藏品的探索仍然保持在合规性上的谨慎。

近几个月,央行等十部委再发新规整治「虚拟币炒作」,并将虚拟货币相关业务活动列为非法金融活动。NFT 本身脱胎于区块链技术及通证经济模型,其本身含有一定的金融属性,这让其在国内的发展也面临着很多问题。

此前官方公开资料中,蚂蚁链曾对「NFT」的定义为「非同质化通证」,并称「NFT 与虚拟货币等同质化代币存在本质不同,有数字商品的实际价值做支撑,也不具备支付功能等任何货币属性。」

在监管环境收紧的情况下,大厂对于「NFT」的描述纷纷做出改变,转而使用「数字藏品」或「数字资产权益证明」等用词。

10 月底,包括蚂蚁集团、京东科技、腾讯云等机构在北京共同发布了国内首个数字文创自律公约。该公约旨在对于此前市场炒作数字藏品现象,对于行业头部企业进行自律。

蚂蚁链多次公开反对数字藏品炒作,曾通过声明表示:「坚决反对一切形式的数字藏品炒作,坚决抵制任何形式的以数字藏品为名,实为虚拟货币相关活动的违法违规行为;坚决抵制任何形式的数字藏品商品价格恶意炒作,用技术手段确保商品价格反映市场合理需求;坚决抵制任何形式将数字藏品进行权益类交易、标准化合约交易等违法违规行为,反对数字藏品金融产品化。」

腾讯幻核也曾于上个月表示,幻核一直致力于在合规框架下落地数字收藏品业务,坚决抵制虚拟货币相关活动的违法违规行为。

整体来看,国内的数字藏品大多以观赏、收藏等权益为主,目前,相关公开信息中,蚂蚁链对「数字藏品」的定义为「虚拟数字商品」,腾讯幻核将「数字藏品」定义为「虚拟权益证明」,并一致认为这类产品不具备「虚拟货币」属性。

双十一,数字藏品「加码」?

然而,产品更名、权益限制、添加规则之后,国内大厂的数字藏品类产品仍在热销。如何定义这样的「炒作」、「拍卖」与「推销」尺度,仍有很大讨论空间。

9 月份,蚂蚁链粉丝粒上发售了杭州亚运会数字火炬 NFT,在阿里拍卖上,有用户甚至出价至大约 315 万人民币。虽然随后阿里拍卖官方下架了该拍卖,但在国内相关社区中,炒作 NFT 的情况仍在持续,甚至引来「黄牛」加入抢购热潮。同时,也有平台挂售价高至十倍,私下转赠绕开交易限制。

在双十一的直播间,借助元宇宙等概念,数字藏品已在大厂直播中快速推广。

这次双十一中,限定发布的主题数字藏品频繁上线,每日热销;另外,部分品牌的数字藏品以「一元抽签」、「买实体商品赠数字藏品」低门槛方式售出,预计能够刺激更多买家对于品牌做出消费,并大大加快了消费者对于数字藏品的入场。

大厂 NFT 更名「数字藏品」,双十一催生另类热度?

另一方面,双十一中,阿里拍卖平台对于数字藏品的助推仍在继续。阿里拍卖从今年 5 月份即开启了第一场的数字藏品拍卖,至今已经成交上万件数字藏品。在阿里拍卖平台上,目前已单独列出了「数字拍卖」的标签入口,其拍卖方式包括「一元起拍」、「X.9 元抢拍」、「降价抢拍」及其他方式,使得用户可以方便地进行购买。

此外,一些第三方公司入驻的阿里拍卖店也已经开始稳定上架数字藏品,再次助推了数字藏品的热度。在闲鱼平台上,也成为了很多「黄牛」及投机者沟通的平台。

热议数字藏品

在国内,数字藏品的热度伴随着争议前行。

国内数字藏品的底层往往基于联盟链而非公链。腾讯研究院曾发文认为指出,在联盟链上发行数字艺术品,由于联盟链的支付方式应该是法币,以及联盟链上合作的交易平台也应是合规的。

目前,国内金融稳定是行业监管重点,数字艺术品在联盟链上的发行能否真正去掉货数字藏品的「货币属性」与「金融属性」,以及金融属性该如何被降低,也是国内大厂们一直在思考的问题。

另一方面,在对于数字藏品的处理上,「数字藏品二级市场流通交易限制的尺度在哪里」、「180 天转让期限有哪些依据?」、「发行数字藏品作品是否需要资质?」、「持有者究竟应当享有哪些权益?」、「仅有数字皮肤用处的藏品是否值得现有售价」等问题,也在被国内社区热议。

对于大厂们在区块链技术和文娱艺术产业相结合的方向上,仍然有诸多尖锐的问题。如何定义炒作的范围和底线?出让的权利和范围界限在哪里?数字藏品的金融属性如何处理?这些或许都需要尝试、时间与耐心来做出回答。

本文来自blocklike,本文观点不代表格时财经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侵权,请联系编辑删除。

免责声明:作为区块链信息平台,本站所提供的资讯信息不代表任何投资暗示。鉴于中国尚未出台数字资产相关政策及法规,请中国大陆用户谨慎进行数字货币投资。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