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格時財經首頁
  2. 新聞
  3. 資訊

中本聰鬧劇:他們為何冒充中本聰?

中本聰鬧劇:他們為何冒充中本聰?

中本聰是誰?在比特幣歷史上,玩家、媒體、從業者們,從未放棄過尋找這個問題的答案。

他們列出了諸多懷疑對象。但被懷疑為中本聰的人,往往都對這個身份避之唯恐不及。

與此同時,卻有越來越多的人,站出來承認自己就是中本聰。他們拿出各種證據,卻給不出令人信服的證明。

懷疑者、冒充者接替上場,圍繞着“誰是中本聰”,演繹了一場又一場的鬧劇。

而真正的中本聰,也許仍隱藏在幕後,暗中觀察着這一切。

01 自稱中本聰

“我是中本聰。”2月9日,BCH(ABC)開發者阿莫里(Amaury Sechet)突然發布了一條Twitter。

為了自證,他留下了一串神秘代碼。隨後,他又留下了一串哈希值,並宣稱真相即將揭曉。

中本聰鬧劇:他們為何冒充中本聰?

這條Twitter,迅速遭到了澳大利亞商人CSW(Craig S Wright)的嘲笑:“你連比特幣的基本知識都不懂,請繼續表演。”

在外界看來,CSW的反擊似乎理所當然——一直以來,他都以中本聰的身份自居,是所有宣稱自己是中本聰的人里,最知名的一個。

2015年,美國《連線》雜誌與科技博客Gizmodo,幾乎同時發布了兩篇調查報道,指出CSW很可能是比特幣的創始人。

中本聰鬧劇:他們為何冒充中本聰?

CSW

CSW給出的證據,據稱是中本聰的PGP密鑰。這是密碼學愛好者們常用的電子郵件加密工具。如果PGP密鑰是正確的,CSW無疑就是中本聰。

但CSW拿出的密鑰,卻遭到了外界的質疑。

其中的一個密鑰,來自satoshin@vistomail.com,與中本聰的郵箱satoshi@vistomail.com相比,多了一個字母n。

另一個密鑰,來自satoshin@gmx.com。這是貨真價實的中本聰郵箱,但早在2014年就已經被黑客黑掉。

事實上,《連線》也對CSW的證據產生過懷疑。“CSW要麼是比特幣的發明者,要麼是一個傑出的騙子(brilliant hoaxer)。”《連線》在報道中寫道。

種種質疑,讓CSW成為了幣圈眾人眼裡的騙子。“CSW與中本聰之間的違和感太強了,他一點也不‘中本聰’。”一位比特幣愛好者對一本區塊鏈記者表示。

在這位玩家看來,中本聰此前給人的印象,是一個低調、謙和的技術極客。中本聰的合作夥伴、密碼朋克先驅哈爾·芬尼(Hal Finney)也曾堅信,中本聰是一位“彬彬有禮的年輕日本人”。

但CSW向外界展示的形象卻與此截然不同。他喜歡高調炫富,曬出的照片常有豪車、美女相伴。他一身西裝領帶,這也與幣圈極客們鍾愛的T恤牛仔褲格格不入。

在阿莫里自稱中本聰之後,CSW又開始了新一輪自證。他拿出了一份自稱發佈於2001年的文件。它與中本聰在2008年發布的比特幣白皮書,幾乎完全相同。

但很快,就有Reddit網友指出,這份文件存在漏洞。它與比特幣終版白皮書高度相似,卻與中本聰早期發布的草稿版存在差異。

最終,戲劇性的一幕出現了。自稱中本聰的阿莫里在2月13日宣布,自己並不是中本聰,此前自稱中本聰,只是為了向CSW這個“騙子”示威。

CSW成為了“中本聰模仿秀”中最知名的“參賽選手”,但他並不孤單。在Facebook、Twitter上搜索“中本聰”一詞,都會出現上百個搜索結果。

他們模仿着中本聰的口吻,發著調侃幣圈的段子。他們知道自己不是中本聰,卻希望以“成為中本聰”,彰顯自己的幽默感。

“我是中本聰”,已經成為了一場鬧劇。

02 尋找中本聰

2008年,中本聰發布了比特幣白皮書,並由此成名。2010年,在Bitcointalk上發布了最後一則帖子之後,他銷聲匿跡。

從出現到消失,中本聰的身份,始終是一個謎。

有人熱衷於“冒充”中本聰。而更多的人,熱衷於“尋找”中本聰。

網友們憑藉著蛛絲馬跡,甚至是完全主觀的臆測,列出了一大堆可能是中本聰的人。他們中,不乏數學、密碼學、計算機學和商業大佬。

日本數學家望月新一、密碼朋克運動領袖尼克·薩博與哈爾·芬尼,以及“硅谷鋼鐵俠”馬斯克,都在其中。

但與那些喜歡“自稱”中本聰的人不同,這些被懷疑者,都毫無例外迅速否認了傳言。中本聰的身份,儼然成為了“燙手山芋”。

還有一位生活在美國加州的日裔美國人,險些因此被毀掉了生活。

他的全名,叫多利安·中本聰(Dorian S. Nakamoto)。他1949年出生於日本,10歲時移民美國,曾經以電子通信工程師的身份,服務於美國軍方。

中本聰鬧劇:他們為何冒充中本聰?

多利安·中本聰

2014年年初,美國《新聞周刊》的一篇報道,讓他進入公眾視野。此前,在面對《新聞周刊》記者關於比特幣的詢問時,多利安曾表示:“這個項目已經被移交給別人,我已不再參與,也不想討論了。”

《新聞周刊》將這段話寫在了特稿《中本聰背後的面孔》之中。全世界的記者蜂擁而至,將多利安生活的破舊民宅重重包圍。這讓多利安93歲的老母親認為,自己會被政府強制送進養老院。

驚慌中,多利安選擇了報警。

事後,多利安說,他誤會了《新聞周刊》記者的提問,將比特幣當作了他曾為美國軍方效力的保密項目,所以才會說出那樣的話。他甚至不知道“比特幣”一詞該如何拼寫,將“bitcoin”讀成了“bitcom”。

他寫了一封公開信,呼籲媒體不要再打擾他平靜的生活。

在信中,他說,他於十年前失業,一直靠打零工維持生計。幾年前,他罹患前列腺癌,又遭遇中風困擾。後來,他甚至因為交不起錢,不得不斷掉互聯網服務。

多利安的遭遇,迅速引發了比特幣世界的同情。區塊鏈企業Blockchain.info的CRO安德烈亞斯號召比特幣玩家們一起為多利安捐款。

“如果你是真的中本聰,這些錢將作為社區對你的感謝。如果你不是中本聰,我們希望以此致歉。”安德烈亞斯說。

也許是因為同情多利安的遭遇,塵封已久的中本聰P2P基金會賬號,也發布了一句話:“我不是多利安。”

一次尋找中本聰的嘗試,再次以鬧劇告終。

03 中本聰為何消失

在比特幣世界中,中本聰的真實身份,早已成為最大的謎。而他為何遲遲不願現身,則變成了另一個謎。

巴比特創始人長鋏,在2013年回答了一個知乎問題:中本聰是怎麼做到在人肉搜索那麼強大的互聯網上隱藏自己的身份的。

他引用了科幻小說《真名實姓》的一段描寫:

“在很久很久以前的魔法時代,任何一位謹慎的巫師,都把自己的真名實姓,看作最值得珍視的密藏,同時也是對自己生命的最大威脅。

因為,故事裡都這麼說,一旦巫師的對手掌握了他的真名實姓,隨便用哪種人人皆知的普通魔法都能殺死他,或是使他成為自己的奴隸。無論這位巫師的魔力多麼高強,或是他的對手又是多麼虛弱、笨拙。”

《真名實姓》發表於1981年,講述了一個頂尖黑客通過隱藏自己的身份,對抗政府與其他黑客的故事。

這一人物的形象設定,與中本聰高度吻合。

也許,中本聰早就知道,只有保持匿名,才能讓自己獲得安全。

2015年,媒體曝出CSW就是傳說中的中本聰。幾個小時後,CSW的家便遭到了澳大利亞警方的突襲。

儘管事後,澳大利亞警方表示,這場行動旨在調查CSW公司的稅務狀況,與比特幣無關,但比特幣愛好者們仍然對此表示懷疑。

同時,外界猜測,中本聰的“消失”,也許能更好地保護比特幣的安全。

2017年12月,萊特幣創始人李啟威宣布,自己已經清倉了手中的全部萊特幣。

對此,他給出的解釋是:每次他發布萊特幣的好消息或壞消息,都會被質疑是出於個人目的——意圖做多或做空手中的萊特幣。

賣出萊特幣,讓李啟威感到“無事一身輕”。而中本聰的匿名與隱退,也許也是為了淡化自己對於比特幣的影響。

傳說中,中本聰擁有100萬枚比特幣,是持有比特幣最多的人。

如果中本聰至今活躍,他將成為比特幣世界中舉足輕重的存在。也許,這也是CSW們意圖“冒充”中本聰的真實原因。

比特幣世界中的中本聰,擁有一把可以打開現實世界大門的“鑰匙”——創世區塊的私鑰。這也是中本聰自證身份的唯一方式。

然而,這把鑰匙,與傳說里中本聰的百萬比特幣,可能早已不復存在。

“中本聰持有超百萬枚比特幣”的傳說,來自於比特幣博主塞爾吉奧(Sergio Lerner)的個人調查。

2013年,塞爾吉奧發布博文稱,他分析了比特幣的第1到36288區塊,發現其中的大部分區塊,大概率由同一台設備挖出。

“我不能判斷這些幣100%屬於中本聰。”他說,“但這些比特幣自挖出後從未被轉出,屬於一個唯一對比特幣表現出完全信任的實體。”

塞爾吉奧就此判斷,這些比特幣極有可能由中本聰持有。以此計算,中本聰的比特幣數量在114萬左右。

然而,對於中本聰來說,他當時參與挖礦的最大目的,不是為了獲得比特幣,而是為了維持比特幣網絡的正常運轉。

他甚至可能並沒有保存私鑰。如此一來,他的百萬比特幣,可能已經徹底消失。

比特幣問世至今,這百萬枚比特幣中,僅有3000枚在2017年8月被轉出。那時,人們猜測,這是中本聰為了獲得分叉幣BCH。

也許,這也是中本聰僅有的3000枚比特幣。他已經失去了自證的機會。

比特幣Core開發組成員格雷戈里(Gregory Maxwell)解釋稱,如今,冒充中本聰已經變得十分容易:

“幾年前,CSW通過發布一些模糊不清的代碼,想證明自己是中本聰。普通人容易糾結於那些不知所云的言辭,而忽略了顯而易見的事情。”

比特幣問世十年,中本聰也許仍然“神隱”於幕後,暗中觀察着一切。

多年過去,CSW仍然以“中本聰”的身份自居。而多利安,則選擇與“中本聰”的身份“和解”。

在被意外捲入一場“中本聰鬧劇”後,多利安收到了比特幣社區的慷慨捐助:5年時間,2121個比特幣玩家,為他捐款共計67.3BTC。

在賣出時,按照當時的幣價,他可能獲得了價值27萬美元的財富。

此後,他作為特邀嘉賓出現在比特幣峰會“Bitconf”上。有媒體評論稱,這個曾被“中本聰”深深傷害的人,似乎接受了自己“假中本聰”的身份。

一場鬧劇,也許也能有一個美好的結局。

本文來自一本區塊鏈,本文觀點不代表格時財經立場,轉載請聯繫原作者。

免責聲明:作為區塊鏈信息平台,本站所提供的資訊信息不代表任何投資暗示。鑒於中國尚未出台數字資產相關政策及法規,請中國大陸用戶謹慎進行數字貨幣投資。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註

聯繫我們

郵件:dgwindow@qq.com

QR code